<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文評價”為人才失衡原因之禍首


      2015年02月2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我國教育主管部門的高校考核及排名中,期刊影響因子(“發表論文”的數量及刊物等級)均作為重要的評價標準。一般來說,作為國際上通用的期刊評價指標,一家期刊發表的高質量論文越多,且這些論文的觀點或結論被其他研究者發表的論文引用的次數越多,影響因子就越高,期刊的影響力越大。值得注意的是,科學界最知名的《自然》、《科學》以及《細胞》三本刊物,都是以高影響因子而著稱,因此被視為國際上最頂尖的自然科學學術期刊,在國際科學界的影響無與倫比。

      然而,2013年度諾貝爾生理學和醫學獎諾貝爾獎得主蘭迪·韋恩·謝克曼博士,卻在一篇文章中呼吁“科學界應該推翻頂級期刊的暴政”。謝克曼認為,現行機制使得那些不是最好但最時髦的研究獲得最大回報,像豐厚分紅導致金融業扭曲一樣;一些專業性獎勵,比如在著名刊物發表論文權力,扭曲了科研界。他認為,影響因子是一種噱頭,這種衡量方法有重大缺陷,引用與質量并不完全相關。頂級期刊喜歡接收那些易引起噱頭的論文,這導致它們在那些時髦的領域里堆起了泡沫,并且阻止其他重要研究。

      謝克曼的觀點在國際科學界引起軒然大波,《自然》雜志母公司自然出版集團大中華區負責人尼克·坎貝爾承認,目前科學界確實存在過度依賴期刊聲譽及影響因子傾向,《自然》雜志同仁也多次表達了對于過度依賴影響因子的擔憂。

      在我國的人才評價體系中,同樣長期存在著以“發表核心期刊論文”多少為標準的評價機制。這種機制不僅嚴重影響著我國學科人才的培養與開發,更嚴重阻礙著我國國防科技產業的發展和壯大,此現象應引起國家有關部委的高度關注。

      理工院校文科專業過度膨脹

      我國自1999年高校擴招以來,經濟、管理、法律、新聞等熱門文科專業招生與畢業生數量增加了幾倍乃至十幾倍。但從就業角度講,政府機關、事業單位、銀行、新聞等單位是文科畢業生就業的主要選擇,但這些單位人才需求量并不大,再加上地方政府機構和事業單位精簡機構,需求量更是趨減,“國考”錄取率越來越低就是明證。

      就高校整體而言,文科擴招幅度最大的并不是有深厚文化底蘊的老牌文科大學(如中國人民大學、中央財經大學、中央政法大學等)和綜合性大學文科專業(如北京大學各類文科專業),而是理工院校。

      1999年高校擴招之前,大多理工院校并沒有設置文科專業,其通過增設文科學院的方式搖身一變,成為文、理、工、經、管、法齊全的所謂“綜合性大學”,于是農業大學里面出現了新聞專業、石油大學出現法學院的現象,也就不足為奇了。

      筆者認為,理工院校熱衷增設文科院系的重要原因之一,便是出于期刊影響因子評價的需要。社科類核心期刊數量龐大,南京大學所屬中國社會科學研究評價所發布的中文社科核心期刊(雖PCSSCI期刊)總數達500多種,其中多數是法律、管理、經濟、金融、傳媒方面的
      核心期刊,其數量比理工類核心期刊多得多,這意味著相關論文在社科核心期刊上發表的數量更多,被引用的更多,高校在各類社科核心期刊影響因子排名將因此提高,這既能作為高校領導政績考核的依據,又有助于提升高校聲望與排名,何樂而不為?

      因此,部分理工院校一窩蜂地增設這些熱門文科專業,致使這些文科專業的理工類高校之多已到了“泛濫成災”的地步,這些文科專業的瘋狂擴招必然使這些專業不少畢業生面臨巨大的就業壓力,降低國家和學生家長的教育投資的預期收益,從而造成高等教育資源的巨大浪費。

      另外,不少理工院校認為,文科專業不需要購置昂貴的實驗設備,投入少,見效快,招幾個教師,蓋幾間教室就可新開一個文科專業,而這種培養方式使其教學質量根本無法與老牌文科大學的文科專業相比。任何一個理工類高校,其教育資源(如資金、設備等)總是有限的,用于培養擴招文科生所耗用教育資源越多,用于培養工科生的教育資源就會相應減少,其培養數量與質量就會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這既不利于培養出有較高質量的文科生,又影響工科生的培養質量。

      因此,理工院校片面追求論文發表數量,而轉型為建設綜合I生大學未見得是好事,如果這種轉型是以犧牲理工科專業學生培養質量為代價,那就更加得不償失。理工院校還是應堅守自己的“主業”,文科專業擴招與文科生培養應交由文科大學來承擔,畢竟“聞道有先后,術業有專攻”。

      專業畸形發展,教育投資浪費

      目前社會上有一個流行說法:“21世紀是生物科學的世紀。”從表象來看,這句話十分誘人,而實則其卻受到各種因素制約。我國相關產業發展遲緩,對人才需求有限,大學畢業即失業已成了常態。網上有個廣為流傳的“生物是垃圾專業”的帖子稱:只要和生物有關的根本無法找工作!無論是研究生還是博士,就是”海歸”也得成“海帶”!

      相對于網貼上描述的尷尬境地,在科學界與高校,生物科學的確屬于熱點學科。<科學>、<自然》兩大綜合性自然科學頂級期刊也格外青睞生物科學方面的論文。據JCR(<期刊引用報告>)公布的172個學科的平均影響因子排名,位于前10位的學科全部與生物科學相關,排在第一位的免疫學平均影響因子居然達N5.792,相比之下,排名墊底的船舶工程類刊物平均影響因子只有0.319,兩者相差18倍之多。

      與生物科學類似,計算機學科因為影響因子排名靠前,因而也倍受高校青睞。在影響因子驅動下,各高校生物學科、計算機等影響因子排名靠前學科與專業呈現“大躍進”式發展的勢態。目前,幾乎所有過去沒有相關專業的理工類重點大學都新設了與生物科學、計算機相關的學院或專業,而相當數量畢業生卻陷入無業可就的困境之中。

      各大學在追求以影響因子為代表的漂亮科研數據的同時,卻忽視了發表論文較少且不易被引用的學科建設,使其基本上處于停滯狀態。以平均影響因子最低的船舶工程學科為例,該學科對船舶工業、國防建設、海洋資源開發等領域均有重要意義。近年來,我國與周邊國家海洋權益之爭日趨激烈,航母自主建設、海洋強國的建立與海洋石油開發,從造船大國升級為造船強國等都凸現了船舶工程學科與專業的極端重要性,這是倍受追捧的生物科學無法相比的。然而,雖然近幾年我國造船業快速發展,但除了上世紀60年代前就已開設相關專業的幾所院校之外,自1999年高校擴招以來幾乎沒有高校新開此專業。如果任由這種現象發展,將可能導致我國在船舶及海洋開發領域缺少可用之才,相關產業也將陷入長期停滯不前的窘境。

      與熱門文科瘋狂擴招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國家和社會急需的一些傳統工科專業,如煤炭、水力、水電、地質、采礦、測繪、鑄造、核技術、鐵道工程、橋梁遂道等,與船舶工程類似,相關刊物平均影響因子均排名很靠后,加之培養成本高,不少理工類高校對這些無名無利的艱苦工科專業重視不夠,投入不足,畢業生數量與質量無法滿足社會需求,嚴重制約事關國計民生的重要行業的發展。

      對軍工人才培養的沖擊不容忽視

      軍工產業是強國富民、安身立命之本。出于保密及外國對華技術封鎖等原因,相關學科專業刊物少,發表論文少,被引用量也少:如同造船工程,相關刊物平均影響因子均排名靠后。

      近年來,我國對航空發動機研發的投入大量增加,資金已不是制約我國航空發動機研發的主要瓶頸,而一流的人才卻成為發展的關鍵。單就航空發動機領域科研人員的數量而言,我國甚至與美國不相上下,但一流人才的數量不夠、比例偏低。過去我們所倚重的人海戰術、加班戰術和奉獻精神,在航空發動機領域收效并不明顯,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大師級的航空發動機技術專家帶隊攻堅克難。目前,航空發動機領域的中國工程院院士僅5人,像吳大觀這樣的頂尖專家少到屈指可數的程度。

      據英國《簡氏國際海洋》雜志稱:中國在2015年之前可能無法推出自主建造的航母,其主要原因是中國可能缺乏建造航母所需的特種鋼材。美、日、英、法均對中國實行封鎖政策,而俄羅斯在特種鋼材產品輸出及技術轉讓上會向中國“漫天要價”,這都加大了中國航母建造的難度。

      衡量一個鋼鐵強國的重要標志,就是看特種鋼材(又稱特殊鋼)即特鋼占鋼鐵總量的比重,美國特鋼比重占22%、日本占28%、瑞典占50%,而我國僅占3%。可見,我國鋼鐵產業癥結就在于低端普鋼等大路貨比例太高,產能嚴重過剩,而高端特鋼卻大批量依賴進口。造航母主要用特鋼,我國鋼鐵產能占世界1/3,研制建造航母所需高端特鋼卻困難重重,我國鋼鐵工業是典型的大而不強,其原因也是缺乏一流的技術人才。

      一位中國工程院院士曾表示,我們國家鋼鐵研究隊伍嚴重缺乏后備人才,現在的年輕人都傾向從事金融和經濟工作,很少有人愿意學)臺金,搞鋼鐵研究,即便是有,其素質也不夠高,基礎理論薄弱,大量研究、計算工作,都找不到合適的人來做。

      中國研制航空發動機、航母特鋼等均嚴重缺乏頂尖技術人才,和相關軍工學科與船舶工程類似,由于論文發表數量排名靠后,相關學科與專業建設受到教育主管部門與高校不同程度的忽視。自1999年高校擴招以來,與生物類專業“大躍進”式發展形成鮮明對比的是,高校各類軍工專業可以說是擴招幅度最小的專業,高校招生不多,考生報考不積極,也未見哪個高校新設軍工類專業,以航空發動機專業為例,僅有北航、南航、沈航、西工大、哈工大等為數不多的幾家。這就必然出現一些領域和專業(如航空發動機、鋼鐵等)招生數量偏少、頂尖技術人才嚴重缺乏的不均衡狀態。

      大國與小國的區別在于,小國可以偏重一個或數個領域的不均衡發展,如瑞士的手表與精密機械制造,但大國必須要建立一個相對獨立、完整的科技和工業體系,才能避免受制于人。所以,大國強調的是在各個領域的均衡發展,那么技術人才就應在各個領域合理分布,否則就有可能危及國家經濟與國防安全,正如木桶容量取決于水桶中長度最短的木板一樣。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