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論文如何體現學術精神


      2015年03月30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道”在中國知識分子和傳統文化中具有崇高的地位。宋人周敦頤言:“文所以載道也。輪轅飾而人弗庸,徒飾也,況虛車乎。”“道”的傳承是通過文章來進行的,之所謂“文以載道”。因此只有寫出好的文章,才能夠“載道”,才能夠傳承后世,而好的文章是需要體現出一種學術精神的。學術論文中學術精神的體現,實際上是一種“作文”和“做人”的操守,寫學術論文不僅是“為文”,更是“為人”。本文試圖探究什么是學術精神,并在此基礎上就學術論文中如何體現學術精神進行探討。

      什么是學術精神?被世人稱為清華“國學四大導師”的王國維與陳寅恪對此早已有明確的闡述。王國維先生在《人間詞話》中說道:“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經過三種之境界:‘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眾里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此第三境也。此等語皆非大詞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釋諸詞,恐為晏、歐諸公所不許也。”第一境,“獨上高樓”中的“獨”字表明拋棄了凡塵雜念,“望盡天涯路”說明了在此基礎上對更高學術精神的向往、追求和期待;第二境,“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表明了為了學術事業,不論經歷多少艱難險阻,都無怨無悔的精神;“眾里尋他千百度,回頭驀見,那人正在,燈火闌珊處”,是寫為了學問,即使經歷了孤寂、艱辛和執著的追求之后,終將會得到回報。

      陳寅恪先生在《對科學院的答復》中寫道:“我認為研究學術,最主要的是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獨立的精神。……我認為王國維之死,不關與羅振玉之恩怨,不關滿清之滅亡,其一死乃以見其獨立自由之意志。獨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須爭的,且須以生死力爭。正如詞文所示:‘思想而不自由,毋寧死耳。斯古今仁圣同殉之精義,夫豈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碑文中所持之宗旨,至今并未改易。”陳寅恪先生認為王國維先生的著作,“來或有時而不彰”、“或有時而可商”,但是對于王國維先生的學術精神,陳寅恪給予了高度評價,將其稱之為“惟此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歷千萬祀,與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足可見學術精神之重要性。

      學術精神是通過學術論文體現的,我們通過閱讀學術大家的著作,可以窺見學術精神的具體體現。胡適先生的《文學改良芻議》是其代表作之一。文章題目即為觀點,文學要進行改良,并且自謙稱為“芻議”,表明是不成熟的意見。接著整篇文章論述如何進行改良,開篇提綱挈領的提出改良的方法,“吾以為今日而言文學改良,須從八事入手。”整篇文章主體就分別就這八點展開闡述。論證不僅有邏輯嚴密的說理,且有事實舉例論證。八點意見全是胡適先生獨創,“上述八事,乃吾年來研究此一大問題之結果。”可以說胡適先生文中體現出的學術精神,奠定了其大家的地位,至今還影響著我們。后人也高度評價道,“《文學改良芻議》作為現代文學開篇之作,自有它地緣、時緣、人緣的因素,更為重要的是五四時期對它的不斷闡釋和意義轉換,以及其后圍繞新文學展開的歷史記憶書寫,鎖定了《文學改良芻議》作為現代文學元年的標志。”

      一、學術論文中的學術精神

      (一)學術論文的規范

      談學術精神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情。學術規范是學術論文中學術精神的最直接的體現,如果連最基本的學術規范都達不到,談何學術精神。當今的學術論文各種學術不規范層出不窮。比如引用自二手資料不標注“轉引自”,注釋不規范,序號層次部分,甚至偽造口述史料,等等。“這種粗制濫造不僅是對自己極不負責,骨子里表露出的是對學術缺乏敬畏精神,是以一種玩學術的心態來對待學術”他們需要的并不是文章的質量,而只是數量;他們并不在乎文章的內容是否對社會產生良好的影響,只在乎自己能否從文章發表中獲得物質利益。

      他們對學術精神失去了敬畏之心,宋代張載對于知識分子要“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的吶喊,似乎早已經被他們所遺忘。學術不規范引發的學術精神的喪失,已經引起了知識分子中一部分人的警覺。他們呼吁要加強對學術論文的規范,“這是必須引起研究生、導師、研究生管理部門足夠重視和亟待解決的問題”,并把這個問題提高到較高的層面,“違背學術規范就是背離、否定自己的生命意義,就是最大的人生失敗,就不再是一個合格的學術人,就不能在自己的學術生活中肯定、確證自己的生命意義,就是最大的人生失敗。”

      至于具體的學術論文規范的內容,前人已經做出了詳盡的論述,在此不多敘述。可以參考關耳的《撰寫學術論文基本知識講座第三講論文寫作的基本格式規范》、汪維真的《研究性論文之學術史的撰寫與學術規范———以史學類論文為中心》等相關著作。

      (二)學術論文的命題

      “學術精神在文科研究生論文中的集中體現,是其應該具有一個清晰明確、貫穿始終并具有獨創性的中心論點,文章所有的章節安排與材料取舍都要圍繞中心論點來展開,這一中心論點就是所謂的‘命題’(Thesis)。”胡適先生在《文學改良芻議》中提出進行文學改良的“八事”,其中第一點就是“須言之有物”,“吾國近世文學之大病,在于言之無物。”“物”包含兩個方面,一是情感,“情感者,文學之靈魂。文學而無情感,如人之無魂,木偶而已,行尸走肉而已。”二是思想,“吾所謂‘思想’,蓋兼見地識力理想三者而言。”

      竊以為,辛文中所講的“命題”正是胡適先生文中所講“思想”之概括和凝練。費孝通先生在其《重訪江村》中,提出一個問題,農民為什么吃不飽?主要有兩點,一是“問題是在于領導農村工作的部門對于這種原來副業比例特別高的地區,沒有很好貫徹關于多種經營的‘統籌兼顧’,適當安排的方針。”費孝通先生提出的解決辦法是農村要發展副業,比如把加工業放到原料產地,不一定要集中到少數城市中去,“我至今還愿意肯定有些加工工業是可以分散,而且分散了,經濟和技術上都有好處。絲廠只是一個例子。”二是由于農民“勤而不簡”,敞開肚皮吃飯,放開手腳花錢,費老提出的解決辦法是國家要加強積累,農民要節約。文章的命題就是農業合作化給農村帶來的新問題及其解決辦法。研究的盡管是江村一個很小的個案,但卻能夠以小見大,反映出真實的情況,提出真正解決問題的觀點和想法,因為這篇文章始終圍繞著農業合作化給農村帶來的新問題及其解決辦法這個命題。以至于后來費老因此受到打擊,被劃為右派,這篇文章也被稱為“這是一支猖狂向黨、向社會主義進攻的毒箭。……也絕不是一般的農村調查報告,而是一片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反動綱領。”這能夠讓我們從側面看到,費老這篇文章擁有命題之后,學術精神的凸顯,極具問題意識,力透紙背,直接戳到了農業合作化的弊病,惹惱了“左”派。

      (三)學術論文的結論

      學術論文的結論是不能預設的。如果進行了預設,學術論文就不存在其“論”了,文章的價值也會大打折扣。現在學界存在這一種現象,先設定某個結論是正確的,然后想盡辦法找材料去證明這個觀點,并且對不利的材料視而不見,在文章中也只字不提。有人認為《“革命”的地方敘事———李村人感受與記憶中的土地改革》一文犯了結論預設的錯誤,其理由是,文章作者首先預設中國共產黨在農村中的土地改革是錯誤的,然后在中國幾萬個農村中找出一個貧富差距不大、不存在地主的村子,再進行論證自己的觀點,為什么對其他存在地主的村子視而不見呢?我卻不這樣認為。第一,從題目《“革命”的地方敘事———李村人感受與記憶中的土地改革》可以看出,文章要進行探討的是農民是怎樣看待共產黨的土地改革的,只能說是“問題先行”,提出了要解決的問題,并沒有價值的取向,從何談結論預設?第二,從文章內容來看,作者在摘要中就提出“本文可以看作是關于李村人革命理解與記憶的民族志敘事”,文章只不過是敘述李村人的理解與記憶,是一種對歷史的呈現;第三,從文章的推導過程來看,文章是根據材料一步步推導出來的,來證明問題成立與否,并且,為什么說通過一個貧富差距懸殊的村莊的土地改革就可以推導出共產黨土地改革的正確性,反之則不可以呢?為什么普遍性一定要壓倒特殊性呢?集體的正確就一定代表個別的正確嗎?當然,我以這篇文章為例,并不是說我對共產黨的土地改革有什么看法。

      二、學術論文中關于學術精神應注意的兩個問題

      (一)學術論文中學術精神的“冷”與“熱”

      學術精神是一種張力,一方面它是“冷”的,因為它中立、客觀、冷靜,另一方面他又是“熱”的,因為它蘊含著對現實的關注和對“家國天下”的情愫。學術精神需要“冷”,這幾乎是學界的共識。但是學術精神是否需要“熱”呢?

      從中國傳統上來看,蔣夢麟認為中國人感興趣的是一個東西是否實用,“中國思想對一切事物的觀察都以這些事物對人的關系為基礎,看他們有無道德上的應用價值,有無藝術價值,是否富于詩意,是否切合實用。……中國學者的座右銘就是‘學以致用’。……在中國,發明通常止于直接的實際用途。我們不像希臘人那樣肯在原理原則上探討;也不像現代歐洲人那樣設法從個別的發現中歸納出普遍的定律。”這就是說,中國人只探討是什么,并不需要知道為什么;中國人有思考,卻缺乏思想。

      所以我們可以看到,整個學術界是為社會的需要直接服務的。社會需要什么,學術界就提供什么,即使是在人文社科領域,也是如此。鄧小平理論提出后,學術界要運用一切材料去證明其重要性和正確性,以及它和毛澤東思想的傳承關系;中央出臺關于農業問題的“一號文件”后,學界就要鼓吹農業問題的嚴重性、緊迫性和中央文件下發的及時性和有效性。在這種情況下,學術精神的“冷”似乎就難以體現。學術者不能按照自己單純的學術思路來進行中立、客觀、冷靜的思考了。

      從中國現實社會環境來看,學術的殿堂在于大學,而大學為什么興建?重要的一點原因是社會的發展需要更加高素質、專業化的人才而催生了大學。大學一方面需要從社會獲取其發展的資源,如資金、信息、人員等等;另一方面大學要向社會輸出符合社會需要的人才,這就導致在大學中,無論是人才的培養還是研究,大學都不得不深受社會的影響。這就導致學者學術論文中“熱”的泛濫。所以說,學術精神不得不需要“熱”,這是必然的,而且現在學術精神“熱”不是少了,而是多了。

      可是,“我們知道,學術是學者的生命,沒有學術就沒有學者,更沒有大師。因此,發展學術不但是對大學具有生命的本體意義,對學者也是生死攸關的。而發展學術重在追求真理,追求真理則要求學者的活動只服從真理標準,不能受任何外界的壓力。”這就說明了,在學術論文中,“冷”也是所必須的。在這種情況下,知識分子就需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在學術論文中一方面保證學術精神的“冷”,另一方面又保證學術精神的“熱”。而且,要把握好“冷”和“熱”的度,這是唯獨難的。

      費孝通的《江村經濟》就是典型代表。他在《江村經濟》前言中寫道:“中國越來越迫切需要這種知識,因為這個國家再也承擔不起因失誤而損耗任何財富和能量。我們的根本目的是明確的,這就是滿足每個中國人共同的基本需要。”可以看出,費孝通這篇文章深受社會影響之大,因為他的調查、寫作的目的就是為了“滿足每個中國人共同的基本需要”,因為“一個站在饑餓邊緣上的村莊對誰都沒有好處,”足可以體現其“熱”。但即使是深受社會因素的影響,一樣的可以堅持學術精神的“冷”,費孝通說,政策的出臺“這不是一個哲學思考的問題,更不應是各學派思想爭論的問題。真正需要的是一種以可靠的情況為依據的常識性的判斷。”也就是說,費孝通文章中所得出的結論,并不是首先預設的,不是受“熱”的影響得出的,而是通過調查得來的,通過中立、客觀、冷靜的思考得來的。這就堅持了學術精神的“冷”。

      學術精神的“冷”和“熱”其實是一種辯證的關系,其中的度,也只有行文者自己能夠去把握。

      (二)學術論文中學術精神的獨立與自由

      2009年6月,鄭州市規劃局副局長逯軍在面對媒體采訪時,反問記者,“你是準備替黨說話,還是準備替老百姓說話?”成為轟動一時的新聞事件。之所以引起巨大轟動,是因為副局長開出了選擇題,直接將黨和人民對立起來。換句話說,按照逯軍局長的理解,為了“維護黨的形象”可以抹殺一切,甚至是百姓的利益,更別說什么新聞獨立和新聞自由了。我們反思,這位副局長之所以敢公然這么囂張的說話,一方面除了與個人素質有關,另一方面與這種“黨的形象高于一切”的思想已經在一小部分官員頭腦中根深蒂固,甚至在小范圍內形成風氣有關。

      那么在這種社會風氣之下,學術能否呼吸到自由的空氣呢?學術精神能否得到堅守?學者還能否按照自己的意愿寫作?“百花齊放、百家爭鳴”是否還能夠存在?

      古人已經為我們做出了榜樣。“古者富貴而名磨滅,不可勝記,唯倜儻非常之人稱焉。蓋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賦《離騷》;左丘失明,厥有《國語》;孫子臏腳,《兵法》修列;不韋遷蜀,世傳《呂覽》;韓非囚秦,《說難》、《孤憤》;《詩》三百篇,大底賢圣發憤之所為作也。……亦欲以究天地之際,通古今之變,成一家之言。草創未就,會遭此禍,惜其不成,是以就極刑而無慍色。

      仆誠已著此書,藏之名山,傳之其人通邑大都,則仆償前辱之責,雖萬被戮,豈有悔哉!然此可為智者道,難為俗人言也。”“文以載道”是學者的使命,“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學者的追求,即使是受到統治者迫害的情況下,也要克服一切困難,將今世的“道”載入文中,傳于后人,這是學者的歷史使命和道德操守。

      子曰:“士志于道,而恥惡衣惡食者,未足與議也。”倘若中國每個學界官員都胸懷“道”的精神,為學者提供制度方面的保障,中國每個學者都能夠堅持“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將學術精神融入到學術寫作中去,整個社會的學術風氣必將大大轉變,中華民族的創新力必將大大提升,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也會指日可待。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