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議論文虛假合著現象的危害及其遏制途徑


      2015年03月30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概而言之,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主要有兩個方面的危害。其一,從科學界生態建設的角度來看,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敗壞了學術空氣,助長主動求“名”者不勞而獲、巧取豪奪,侵占他人勞動成果;助長主動送“名”者鉆營取巧、貪戀捷徑,利用學術成果進行不正當“經營”;助長急功近利、功利主義思潮在學術界的蔓延乃至泛濫。其二,從科學研究的角度來看,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的存在,對方興未艾的科學合作、論文合著計量研究是無聲的戕害。學術論文是展示科學研究成果的基本形式,研究論文合著現象必然成為探討科學合作、科學生產關系問題的題中之義。最近二三十年以來,文獻計量學、信息計量學、科學計量學都對學術論文合著的相關問題給予了極大的關注。學術論文署名亂象的出現,大量虛假合著論文的出現,無疑為論文合著計量研究提供了“注水”數據源,使關于作者合作網絡、作者合作度、作者生產力、作者成熟度等問題的研究結論出現某種程度的偏差,從而最終使相關研究成果對于科學管理實踐的參考借鑒價值大打折扣。

      完全、徹底地消除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在目前條件下也許是不可能的。現階段,我們的有限目標是盡可能地減少和遏制虛假合著現象,其基本途徑可以從三個方面來思考。

      第一,加強相關制度建設。《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三條對作品合作做出了明確規定:“兩人以上合作創作的作品,著作權由合作作者共同享有。沒有參加創作的人,不能成為合作作者。”作者在行使署名權時不能損害社會的公共利益,更不能有欺騙行為。著作權具有排他性,著作、論文等學術成果不是可以隨意“拿”來、“送”去或用于進行某種“交換”的商品或禮品。不折不扣地貫徹《著作權法》,除了加大宣傳力度之外,還應不斷補充、完善各種相關制度,包括單位審稿規定、編輯編稿規定等。據一些期刊編輯介紹,當稿件被通知錄用后,作者要求變更合作者署名次序、增加作者的情況越來越多。針對這種狀況,編輯部可以通過《投稿須知》或《投稿規定》明示“署名以第一次投稿為主為準”的原則,如果確實需要變更署名,則要求單位開具證明,確認署名人對該項研究(論文)的真實性,甚至可以要求提供者清楚地注明每位作者貢獻量的百分比。另外,還要廢除某些不合理的制度,如關于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在就讀期間發表論文的級別、數量的要求等。

      第二,加強監督網絡建設。著作權的監督,包括學術論文合著情況真實性的監督,必須依靠全社會的力量,建立上下聯動、左右通達的監督網絡。其中,特別要注意充分發揮基層社會組織在學術成果署名監督中的作用。學術論文作者所在的基層社會組織(學校、研究院所、醫院等),最了解科學研究合作的實際情況,理應成為封堵學術論文虛假合著行為第一“防線”。編輯人員是期刊編輯出版具體工作和責任的承擔者,要敢于堅持原則,在可能的范圍內盡職盡責地把好論文署名關。《自然辯證法通訊》2009年第3期和第4期刊載了該刊《關于防止、杜絕“偽署名”的通告》,對來稿者提出了三條要求:(1)請來稿者在“作者簡介”中寫清楚自己的專業定位和研究領域;(2)兩人或兩人以上的作者來稿,請每位作者寫出自己對來稿的實質性貢獻,并簽名確認;(3)對弄虛作假而偽署名者,本刊將毫不留情,堅決揭露,立即曝光。這是一種積極的、負責任的態度。我們堅信,通過認認真真、切切實實的長期努力,在學術界、期刊界、出版界必將共同建立起具有實效性、連續性、持久性的著作權監督網,堅決治理學術論文署名亂象,為遏制虛假合著行為做出特有的貢獻。

      第三,加強學術隊伍建設。由于對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進行鑒別存在極大的困難,因此應該堅持“預防為主”的方針,防范虛假合著現象的發生。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加強學術隊伍建設,從作者自律抓起,是遏制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最重要的也是最關鍵的一條途徑和措施。中國生物化學家鄒承魯1948年至1951年在劍橋大學師從凱林(D.Keilin)攻讀博士學位,他完成的第一篇論文,研究目標和基本思路均來自凱林。當鄒承魯將幾經修改的論文完成稿交給指導教師審閱時,凱林看到自己的姓名被放在第一作者的位置上,提筆就將自己的名字劃掉了。他鼓勵鄒承魯獨立地在《自然》雜志上發表這篇論文。鄒承魯成為學術帶頭人之后,一直按照“凱林原則”對待署名問題,堅決反對沒有實質性貢獻卻要留名的做法。

      北京航空航天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陳懋章,多年來嚴格恪守自己提出的“署名三原則”:沒有參與的科學研究成果和論文決不署名,合作的論文不親自審核校對不署名,學生的論文和實驗不親自驗證不署名。在學術界,像陳懋章教授這樣明確提出“署名原則”的學者也許并不很多,但我們堅信,堅守不亂署名原則、信守學術道德的學者還是占絕大多數的。這是60年來中國學術在曲折、波動中走向初步繁榮的重要保障條件,也是未來中國學術可持續發展的希望所在。被國家、民族寄予厚望的中國學術界,需要大批像鄒承魯、陳懋章這樣既有重要學術貢獻又有高尚學術道德的名師、良師,需要他們的言傳身教,需要他們的標桿效應和榜樣作用。

      科學是老老實實的學問,任何一點調皮、弄虛作假、投機取巧都是不行的。在學術界必須長期進行知恥教育和自尊、自律教育,引導廣大科學技術工作者加強自身修養,弘揚誠實、樸實、求實的科學精神,在誠實信用原則下善意行使論文署名權,牢固樹立尊重他人勞動、保持人格尊嚴的學術良心,對“求名”、“送名”現象以“零容忍”取代司空見慣、聽之任之的漠然態度,做“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純粹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一個有益于人民的人”。只要強勢者不做“求名”之事,弱勢者沒有利己目的的“送名”之舉,求名、求利的“搭車者”不做非分之想,學術論文虛假合著現象就會越來越少,甚至在某些時段上、在某些機構中會趨于絕跡。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