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位論文答辮組織管理辦法的建議


      2015年04月2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位論文答辯工作是堅持學位標準、保證學位質量的重要手段,是一項學術性較強的管理工作,要花不少的人力、物力和財力。如何提高“投人產出比”,獲取應有的實際效果,是管理工作中越來越突出的問題。

      一、實踐及分析

      研究生學位論文評審與答辯,我校前后大致經歷過不同階段的三種做法:一是盡量多地聘請和注重外校專家。恢復研究生招生和實施學位制度初期,本校乃至本地區招生規模還不大,導師較少,經驗不足,管理制度不夠完善,需要借助于外面的力量,相互交流,相互借鑒,因此,外省市專家的意見,往往決定著學位論文答辯能否進行及何時進行。這時期,我們的碩士學位論文答辯,校內外專家結合,更重視校外專家;對博士則以校外專家為主。例如,聘請的2一3位碩士論文評閱人中,校外專家須1~2人;一般為5人的答辯委員會成員中,校外專家一般為2人,主席由校外專家擔任。博士論文評閱和評議專家通常都是30多人,校外專家占23/或以上;答委會成員7一9人,校外不少于3一4人,主席須由校外專家擔任。博士論文答辯,校領導一般都要會見并宴請校外專家,出席答辯儀式。由于風氣好,各方的工作認真,學術態度嚴謹,有的評語長達3000多字,實際上是一篇很有力的評論文章。答辯時,自愿參加的人很多,氣氛嚴肅而熱烈,考核嚴格,不僅對學位論文的標準和質量起監督和把關的作用,對研究生、導師以及管理部門也產生無形的促動力。

      二是校際間學位管理部門互為代聘專家。針對市場經濟負面效應引起的學風滑坡現象,為了讓評審論文專家有較寬松環境,減少干擾,我們一是與兄弟院校合作,互相代聘本校專家為對方評審學位論文;二是對校內沒有博士點的碩士專業,由研究生院學位辦聘請校外有博士點的專家評審碩士學位論文。這兩條對于加強外部的監督和學位論文評審的客觀性,起一定的促進作用。但寄送學位論文、回收評語、聘請專家、匯款等事務工作,管理部門負擔很重,無法長期堅持;特別是由于避開導師,所代聘的專家也不一定都合適。

      三是區域化。隨著研究生數量規模的不斷擴大,市場經濟的深人發展,評審與答辯所遇到的經濟問題愈來愈突出,初期大量聘請外省市專家的做法,已經困難重重;另一方面,隨著國家經濟、科技、教育體制改革的深入發展,專家肩上擔負的教學和科研任務越來越重,他們為求課題與資金,到處奔波,日益頻繁的論文評審與答辯會,勢必進一步加重他們的負擔,影響其工作。在這種形勢下,我們把著眼點轉到了本地區本單位。這一時期,我校碩士論文答辯,一般可以不請校外專家;有博士點的碩士專業,可以不請校外評閱人。博士論文答辯,可以不請外省市專家參加,評審專家由初期的30多人逐步減少到現在的10人。主要依靠本地區本單位的科技專家和教授擔負學位論文的評審與答辯工作,對于碩士基本上沒有遇到什么問題,博士論文答辯則由于博士點較少,同行專家屈指可數,有時會出現所謂的“常委”現象。解決的辦法有兩條:一是國家大幅度增加研究生教育經費,目前不太現實;二是采取依靠導師、立足本校的辦法,對于重點高等院校,特別是設置研究生院的重點高等院校和科學院系統,這是保證學位質量、具有現實和長遠意義的可行之策。

      二、依靠導師,立足本校

      論文評審與答辯,依靠誰?立足點在何處?這是研究生教育與學位制度持續穩定發展需要解決的一個問題。依靠導師,立足本校,自我約束,自我發展,是保證和提高學位授予質量的有效辦法,符合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發展的規律,有很強的生命力。

      1.世界各國的經驗。

      絕大多數的發達國家,基本上都采取以本校為主、導師負責的做法。

      眾所周知,德國的研究生導師無論在招生錄取、培養、論文評閱和答辯等方面,都擁有很大的決定權,并成為傳統。德國學位的最后兩種考試—知識性與論辯式(答辯)考試,導師總是兩種考試委員會的當然成員,是2~3位論文評閱人中的主評閱(第一評閱)人,而副評閱(第二、三評閱)人可以是校內或校外的教授;答辯委員會由評閱人和本校教授組成,主席由導師或系主任擔任。例如波鴻大學法學系的博士學位規則規定:如果博士生論文被接受,系博士學位委員會可指定兩位或兩位以上論文評閱人,而第一評閱人通常應是博士生導師。電子系則規定:至少有一名評閱人應是本校本系教師。

      美國成為當今世界各國學習的另一種模式。美國的大學,學位考試(答辯)的性質和范圍、考試委員會的組成以及辦理手續的規則各不相同。有的學校要求所有考試委員會成員是本校聘任的全時教師,有的學校允許或鼓勵從別的學校聘任一位或幾位適當的人員。考試委員會既負責答辯又進行論文評閱,考試委員會可以是申請人的指導委員會,可以由系主任提名組成一個委員會,也可以由研究生院院長任命。考試委員會主持人(主席)可以是研究生院院長或其代理人、系主任或導師。論文未經科研導師審閱,導師未向研究生院院長說明論文符合要求并請求舉行答辯之前,是不允許安排最后答辯的;凡是導師點頭的,論文答辯一般都可以通過。對于碩士生,做法更是多種多樣,有做學位論文的,有用實習報告代替學位論文的,有不做論文的,有的需要一個委員會,有的只要一個導師就行。這種學校自主、靈活多樣、講究實效的風格,成為美國模式的顯著特點。

      日本的研究生教育與學位制度,先學德國后師美國,但更多的是德國的傳統。日本的研究生科研論文工作和答辯均實行講座制,由教授負責。講座的正式人員一般由1名教授主持,1名助理教授和2名助教(一般已取得博士學位)組成。課程博士和論文博士的論文審查與答辯都在講座里進行,具體的辦法由各大學適當確定,一般來說,分別由3名和5名教師組成委員會,負責碩士和博士論文審查與答辯。例如東京大學研究生院設置和學位規則中規定:設置5名以上教師組成審查委員會,進行博士論文審查、考試(答辯)及評定學力。論文審查及最后考試的評分,形式上要研究科委員會批準,實際上講座起決定作用。

      依靠導師立足本校

      這里需要特別提一下前蘇聯的研究生教育與學位制度,因為前蘇聯從1917至1957年的短短40年時間內,由一個落后的資本主義國家迅速發展成為世界兩極之一,這與他們的研究生教育與學位制度不無相關。蘇聯的特點是嚴格與統一。蘇聯的副博士論文由2位已獲學位的專家評議,其中至少1位是科學博士。專門委員會(答辯委員會)不是臨時性的,而是常設機構,成員穩定,不因學生而變。高等學校一般按一個學科設一個,由1位專家組成,其中至少有3名科學博士,其余必須是科學副博士。博士論文須由3名已獲科學博士學位的專家評定,專門委員會由11一25人組成,其中科學博士不得少于50%。蘇聯學位論文評審與答辯委員會人員組成,注’重強調學位構成,即注重學術水平,因為他們的學位聲譽好,特別是博士學位,至今很少國家能與之對等。副博士學位基礎課由國家統一考試,每年舉行兩次,考試成績由考試單位發給證書,全國通用,長期有效。專業課考試,由導師制定內容和大綱,指定主要的參考書和文獻,由考試委員會主持。形式上,導師的權力和作用不如前面幾個國家的突出,實際上,無論是招生、論文答辯還是專業課考試,導師都是重要的決定因素。

      2.值得重視的問題。

      (l)形式化問題。目前,論文的評審與答辯,形式化的傾向在滋長,影響了對研究生學力的正確評定,對學風建設也不利。一些導師在選聘專家時,往往考慮“關系”多些;專家寫評語時也常常筆下留情,報喜不報憂;答辯時留面子,缺乏打破砂鍋問到底的精神,因而,使評審與答辯本應獨具的權威性大為失色。1995年全國3所研究生院教育評估,我校被國家教委隨機抽查10名和自薦5名博士生論文,評估的平均分為85.07分,比答辯平均分91.1分相差一個檔次。有趣的是,這次評估,除了一個博士生的學位論文的評估分略高于答辯分0.44分之外,其余的全低于答辯分;略得高分的這位學生的答委會主席兼評閱人是英國某大學教授,其余學生的答委會主席和絕大多數評閱人、評議人是校外重點單位的專家教授,其中75%的評閱人和5.4%的評議人來自校外研究生院單位或科學院系統。我想這件事純屬偶然,沒有什么統計規律上的意義,也不能下什么結論,但外單位專家給對方多說好話、少指問題的現象,確實較普遍。1996年我校第二批授博士學位共62人,聘請評審專家768人,其中校外專家585人,校內專家183人,分別占專家總數的76%和24%。經統計,評語上明寫“優秀博士論文”的專家數,校外專家占其專家數的23%,校內專家占其專家數的13%,評優的相對比例,校外遠大于校內。在博士論文評語中,有的僅107個漢字,泛泛而談,沒有什么針對性和指導意義。評語越來越馬虎,答辯愈來愈和氣,說好話的多,打高分的多,揭問題的少,對這些現象,若不及時引導并采取措施,論文評審與答辯就將變成一種例行公事,收不到應有的效果。

      (2)經濟壓力問題。由于教育投人的嚴重不足,招生規模越大,論文評審與答辯的經濟壓力就越感到沉重。例如,1982年至1987年,我校授予博士學位僅4人,平均每年不到2人,碩士學位每年也不過191人.當時報酬問題不突出。現在年授予博士、碩士學位1000多人,洋洋十幾萬字的博士論文,不說評撰,光審閱的時間少說也得一周,而付給專家的報酬標準,至今也只有5。元。即使是這樣,加上專家來校參加答辯的交通住宿等費用,對于清貧的導師與高等學府,仍是一個不小的負擔。因此,對于論文評審與答辯的開支,需要精打細算,把經濟帳與效益帳一起算,能否把聘請校外專家的評審與答辯、宴請接待、車船飛機、住宿以及論文寄送與回收等等的費用—人力的、物力的和財力的,盡可能地節省下來,用在更實在的方面,諸如各校各單位間的優勢互補、資源共享、聯合培養、共同指導等方面,開拓更方便、更實際、更有效的保證學位質量的途徑。1984年,據美國研究生院院長訪華代表團介紹:由校外的人來擔任考試(答辯)委員,美國研究生院協會(CGS)鼓勵這種做法;但并不是必須的,因為這樣做開銷較大。研究生等待答辯的時間也是值得考慮的財富。按初期的做法,博士生從提出申請到舉行答辯,需等待4~5個月的時間,到通過授予學位需8一10個月,拿到學位證書已近1年。現在等待的時間也不短。這段時間,不僅直接關系研究生個人利益,也關系做論文的有效時間、學制以及后勤工作等。

      3.導師、學校是決定的因素。名師出高徒和嚴師出高徒,這兩句話雖有區別,但都是強調師父的重要性和師徒的關系。傳說少林弟子出師下山,要闖七道關。這七道關就是師父設計的七道機關,十八般武藝和器械,厲害非凡。闖過七道關就達到了出師的標準。這種做法,一代傳一代,成為傳統,少林武功聞天下。論文評審與答辯也是出師闖關,依靠誰設關和把關?自然是導師、學校、校園的學術傳統。導師與學生朝夕相處,傳道授業解惑,最了解學生的底細;學生的本事和前程,與導師和學校的聲譽休戚相關,因此,對學生最為嚴格要求,最為負責、關心和愛護的,莫過于導師和母校。我校堅持學位標準,嚴格把關,在未能獲得學位的博士生中,因不合學位標準而被淘汰的有3人,其中2人由其導師、1人由校學位評定委員會審定,而在評審與答辯中判不合格淘汰掉的至今尚未出現過。可見,導師和本單位始終是學位授予質量最重要的保證。為提高研究生科研和論文水平,我校較早實施發表論文的要求,明確規定碩士學位論文內容須在國內正式刊物發表1篇、博士須在國內外重要刊物發表3篇學術論文,方能舉行答辯,授予學位。這條自我約束措施,有利于推動研究生的科研工作,有利于提高學位論文水平,有利于保證學位授予質量。在1995年全國3所研究生院教育評估中,我校博士生在校期間發表的論文和師生獲重大科研獎的兩個項目評分,分別獲第一名和第二名,為我校在這次評估中進人前10名奠定了基礎。現在,各學位授予單位,特別是設立研究生院的大學和科學院系統,經過十幾年的建設與發展,在學位與研究生教育的理論與實踐、學位標準的掌握與質量的把關、導師隊伍的規模與學術水平、研究生培養的基地與手段、管理制度與干部素質諸方面,已基本具備以我自主、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條件。毛澤東同志在《矛盾論》中指出: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不是在事物的外部而是在事物的內部,在于事物內部的矛盾性。因此,需要及時地把評審與答辯工作的立足點放在本校本單位,采取有力措施,全心全意相信和依靠本單位導師,激發并引導內部的活力,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調動和利用內部的各種積極力量,才能不失時機地使自己走在時間的前面,從必然王國進人自由王國。毫無疑問,立足本校,并不是排外,搞封閉系統,孤陋寡聞,夜郎自大,也不是不要外部的監督,相反,正是為了更準確、更有效地學習和借鑒外單位的意見和經驗,但其出發點和落腳點都是為了更好地保證學位質量。因此,要從實際需要和可能出發,從實際效果出發,不盲目,不做表面文章,把勁用在刀刃上。學位論文評審與答辯,需要不需要聘請外單位專家,聘多少,聘哪個單位、哪個國家的哪位專家,如何聘,都應當是導師和本單位酌情考慮的事情。凡是需要聘必須聘的,應厚禮相待,酬金數額加足,保證評語與答辯質量,勞酬相符,雙方有利有益,務實求本。不看實際情況,不分學科專業,不問論文內容和本單位的具體條件,在管理上采用一刀切的靜態模式,往往助長形而上學、弄虛作假的壞作風,其結果也往往事倍功半,甚至適得其依靠導師立足本校反,歷來的教訓應該說是不少的。

      三、建立導師責權利制度

      針對導師偏袒研究生的現象,規定導師不能作為其研究生學位論文答辯委員會成員和沒有投票表決權,這不一定是好辦法。毋庸諱言,導師與學生間存在著指導與被指導的關系,在答辯會上要正確對待舉薦避親仇等問題;但是,在內容與形式都具有高度學術民主的答辯會上,讓各種不同學術見解和主張都充分表達乃至爭辯,這本身就是光明正大、公正平等的最好體現。

      目前最缺乏、最需要花氣力加以鼓勵的正是這種當面講的民主風氣。導師不參加答辯會,或者參加了沒有表決權,形式上導師回避了,實際上導師的影響和作用是不可能消失的,而導師果真不參預評審與答辯.學位工作將是不可思議的。坦誠地說,出現上述現象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形式是多種多樣的,它與大的人文環境、學術氛圍、人際關系、道德風貌有關,它將隨著精神文明建設的發展逐步得到改善。就目前而言,缺乏導師責、權、利制度與辦法,是管理上一條直接的原因。導師在招生選才、培養施教、學位評定等方面,缺乏恰當的權利和責任;導師的崗位工作,自主性不夠,責任性不大,更多的是帶有雇傭性。例如,入學選苗,其重要性人人皆知,但至今的做法仍囿于高考傳統之中,導師對研究生成才、成大才最需具備的素質,諸如志向、個性、潛能等,沒有挑選和舉薦的余地,只有順從分派。在培養中,導師不能辭退學生,學生不能轉換導師,導師因材施教的靈活性很小,把學生作為廉價勞動力使用、恩賜學位等現象也并非鮮見。這些都說明,保證和提高學位質量,需要以責任制為核心的章法和制度,需要科學的管理,讓導師從招生到學位授予,始終處于主人翁的地位,尤其是處于利害直接相關的系統中,只有這樣,在市場經濟條件下的學位與研究生教育才有堅固的單元基礎。關于導師的責權利制度,需要專門研究和敘述,不是本文重點所在,其內容除了導師必須具備的條件、必須擁有的職權、必須享有的利益、必須承擔的責任外,這里只想強調的是,它應特別突出其監督及獎罰措施,加大評估監督的力度,并與上級和社會的每一次評估結果掛鉤,獎罰兌現,才能形成和諧有序、穩定持久的運行機制和環境,充分調動和發揮導師的積極性和才智,增強自我約束、自我發展的能力。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