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本科畢業論文評價與答辯機制的優化


      2015年04月2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近年來,每到畢業之季,有關本科畢業論文的爭論總是引起人們的關注,“部分媒體、一些學者對這一制度提出質疑,甚至提出取消本科畢業論文的構想。”那么本科畢業論文是否真的失去了其存在的意義呢?事實上,觀以各方爭論,人們并非認為這一環節毫無意義,相反人們認識到本科畢業論文是對大學生專業知識和綜合素養的一次系統檢驗,它有助于幫助學生總結專業理論學習成果,培養學生系統、綜合運用所學知識解決實際問題的能力。筆者認為“存”、“廢”之爭的實質實際上是對當下本科畢業論文寫作過程中出現的一些消極現象———學術誠信問題突出、流于形式、質量低劣———的情緒宣泄。對于高校來說,“存”抑或“廢”實際上是一個偽問題,如何切實提升論文質量才是所要思考的基本問題。

      而對本科畢業論文形式化最為詬病的就是答辯環節,答辯本是畢業論文質量最終的、也是最為重要的控制環節,然而,在現有高教情境下,答辯流于形式卻似乎難以避免。答辯流于形式,造成非常不良的暗示效應,使得學生、指導教師都視本科畢業論文為一種可有可無的環節,導致走過場現象嚴重,論文質量低劣。有教師就曾感嘆,“在所有‘走過程’教育中,我感到最難堪的是本科生畢業論文答辯。大多數專業本科生應取消畢業論文寫作,尤其是應取消畢業論文答辯。”在一項有關“你認為本科畢業論文答辯應該取消嗎” 的網絡投票活動中,高達73.8%的網友贊成取消,19.8%的網友反對,6.4%的網友覺得無所謂。因此,如何認識本科畢業論文答辯,探索適應當下高教環境的合理本科畢業論文評價與答辯機制,對于提升本科畢業論文質量,意義顯然。

      一、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存在的意義與合理性空間

      從流程設置的視角來看, 無論是本科畢業論文,還是碩博士學位論文,選題、開題、寫作與答辯構成四大基本環節, 每個環節都承擔著特定的功能,缺一不可。論文選題是一個研究對象的選擇過程,“研究什么”是其基本問題域;開題則關注于“怎么研究”,要對選題的意義、價值作一全面思考,擬定寫作的基本思路和邏輯架構;寫作則是研究的全面開展,是對研究問題的檢驗、論證過程;而答辯實際上是一個研究的評價與再論證的過程,既是論文最終的也是最為重要的質量控制與評價環節,也是后續研究的起點。缺少答辯環節的畢業論文流程設置不僅是不完整的,而且由于缺少最終的質量控制與把關體系, 將會對論文質量產生更為負面的影響。正是在這個意義上,筆者認為本科畢業論文答辯非但不能取消,相反還要加強,加強的目的即在于優化答辯環節,設置更為合理的評價體系與操作程序。

      作為本科畢業論文答辯,至少承擔著如下三大功能,這三大功能事實上決定著本科畢業論文答辯環節“存”抑或“廢”的考量。

      第一,質量控制性功能。相對于碩博士學位論文,一般現狀來看,本科畢業論文的質量監控與把關體系相對來說并不嚴格。對于碩博士學位論文,從各大高校通行操作流程來看,其質量監控與把關體系至少有四大重要節點:一是開題階段,碩博士學位論文開題環節往往非常嚴格,一般都要組成專門的專家委員會,對選題的意義、價值、研究的可行性, 以及研究的內容與邏輯思路作一全面評估,并直接決定論文能否進入實質性研究和寫作階段。二是預答辯階段,大部分高校在碩博士學位論文正式答辯之前, 都會組織校內外專家進行首次預答辯,以決定論文能否進入正式答辯階段,提出進一步修改意見。三是外審階段,近年來,基于對碩博士學位論文質量控制的重視,各高校一般都采用了匿名形式的外審制,邀請校外專家就學位論文作出更為客觀的評價,以決定論文能否進入答辯,抑或是需要修改后答辯,甚或不能答辯。四是最終的答辯環節,由校內外專家組成答辯委員會, 對論文進行審查,決定論文能否通過,提出是否授予學位的建議。人們往往注意到即使在碩博士學位論文答辯中,不通過現象也是極為罕見的,但實際上在前三個把關環節,不通過率還是較為普遍的,這三大環節實際上是保證最終高通過率的重要原因。而對于本科畢業論文,客觀地說,前三大把關環節或不存在,或功能發揮十分有限。在絕大多數高校,本科畢業論文的選題開題往往采用的是學生與指導教師“一對一”的模式,把關式質量控制并不嚴格。甚至由于對本科畢業論文重視程度不高,不少選題完全由學生獨立設計的,質量很難盡如人意。對于本科畢業論文,預答辯和外審一般并不存在。所以,如果說最終的答辯環節再取消,顯然整個論文階段將缺少制度化的質量監控與評價體系,無論對學生,還是指導教師,都缺少質量改進與監控的激勵與威懾機制。因此,委員會形式的答辯,是激勵學生與指導教師論文寫作與論文指導的積極性,端正寫作與指導態度的重要機制。

      第二,綜合評價性功能。與只對論文質量作一評價的評審制相比,答辯制的優點即在于通過答與辯的過程,能夠更為全面地了解作者論文寫作的態度與過程,全面地評價作者的選題能力、創新能力、寫作能力、總結能力以及言語表達能力等,從而不僅僅是對畢業論文作出成績評定,也是對作者科學研究的態度、能力的全面評價,乃至對作者四年大學學習生活的全面評價。同時,與評審制單個教師獨立作出評價結論相比, 答辯制由于采用委員會制,其評價結果是綜合意見的共識表達,同時通過答與辯實際上也聽取了學生個人的意見,因此其結論客觀性更強,更為公正、合理。

      第三,學位儀式性功能。答辯制不僅具有質量控制與綜合性評價功能,實際上還具有其他形式所不具有的儀式化功能。通過有組織、有準備、有計劃的規范化論文答辯形式,通過論文作者與答辯委員會的答與辯, 既能讓學生全面總結大學之所學,體識專業與大學之精神, 感悟科學研究之“真”與“假”,培育對科學研究的敬畏感,又是對學生大學生涯的肯定性總結,增強學生對自身所承擔的社會使命的認知。

      因此,近年來流行的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取消論”, 與其說其爭論的焦點在于本科畢業論文答辯是否有存在的必要性,不如說是對其形式化的批評與反思。事實上,本科畢業論文答辯與單一的評審制相比,其存在的意義、價值和功能是不容否定的,問題并不在于這種形式是否具有合理性,而在于這種形式受制于一系列主客觀因素的制約導致的具體運作過程一定程度的偏離。

      二、本科畢業論文答辯:運作流程及其現實困境

      作為規范化的論文答辯,一般至少由四個環節構成:學生陳述階段,由學生概述論文選題的緣由、價值、意義,寫作的基本框架與思路,論文的論點與論據等;點評與提問階段,由答辯委員會組成老師對陳述學生論文進行點評, 并就論文提出相關問題;學生回應階段,學生對老師所提的問題進行解釋和回應;答辯委員會評議階段,答辯委員會成員根據對學生論文寫作價值與質量、學生答辯狀況作一全面性評估,通過討論和投票的方式決定論文通過與否及最終成績。

      應該說, 這一流程對于學位論文答辯來說,是常規化的基本操作形式,然而,在實踐中,受制于各種主客觀因素的制約,這一流程的諸多環節其應然功能與效應卻很難發揮,甚至流于形式。

      第一,時間緊、任務重。不同于碩博士生,對于絕大多數高校來說,本科生的數量是龐大的,看似簡單的論文答辯流程其實際所需要的時間成本高昂。一般來說,學生陳述時間不少于10 分鐘,而答辯組成員點評與提問的時間一般也在10 分鐘左右,再加上學生回應和答辯委員會評議,每位學生所花費時間至少不低于30 分鐘, 這對于基數龐大的本科生畢業論文答辯來說,無疑是時間緊、任務重。隨著高等教育的普及化、大眾化,大學生數量的增多,這種答辯模式越來越顯得難以存繼,以至于在實踐操作過程中,對學生陳述與回應時間一再壓縮,而答辯老師也心照不宣地形式化地提出一個問題了事,“走過場”意味尤為濃郁。

      第二,要求低,地位尷尬。從形式上看,本科畢業論文不僅關系到學士學位授予這一意義重大的問題,而且也是大學學習階段的全面總結,因此其在大學教學與培養體系中應當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然而,實踐中,不少學生,甚或指導教師對本科畢業論文寫作與指導的態度卻十分消極,一個重要的原因實在于現有本科畢業論文要求低、地位尷尬。現有的本科畢業論文評價機制往往過于形式化,實際上,只要學生四年各門功課都能順利通過,畢業論文一般不會成為阻礙學生畢業和獲得學士學位的門檻。對于不少高校來說,確保學生按期畢業,確保學生找到工作,提升就業率才是重中之重的目標。正是因為本科畢業論文要求低、地位尷尬,很多情況下,本科畢業論文答辯,乃至于整個論文寫作都淪為一個過場。筆者在長期教學實踐中就發現,不少本科生畢業論文的質量甚至遠遠不如其學習階段所提交的課程論文,這足以說明問題。

      第三,時間節點選擇。除上述原因外,造成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形式化的還有一個客觀因素,即答辯的時間選擇。從一般高校畢業論文工作運作實踐來說,本科畢業論文工作一般起始于畢業學年的上學期,而在下學期末,即臨近畢業之際進行答辯,這種時點節點安排,客觀上造成了兩個問題:一是在這一時間節點上,學生,乃至學校畢業生工作的重心實都在于畢業生就業問題,一旦論文答辯,甚或論文寫作與就業問題相沖突,往往重就業、輕論文就成為合理之行為邏輯;二是臨近畢業,學生可用于論文答辯準備和答辯后進行修改的時間相對不足,這也影響了答辯的質量,乃至論文的總體質量。

      一方面,本科畢業論文答辯環節的設置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合理性,但另一方面,受制于現有高教環境的制約,又存在諸多的困境,以至于形式化嚴重,這就使得我們必須要探索一種既能適應現有高教環境變化的,又能充分承繼和發揮原有論文答辯形式積極功能的新的本科畢業論答辯與評價機制,以改變現有本科畢業論文形式化之流弊。

      三、本科畢業論文評審-答辯制:優勢及其操作流程

      目前不少高校通行的做法是所有學生都必須參加答辯,有的學校甚至進行兩次答辯。如筆者所在的安徽大學, 第一次答辯所有學生都須參加,而對于第一次答辯結果為優秀的再進行二次答辯。如上所述,答辯是綜合考察一個學生論文寫作過程情況、學生綜合素養的一種有效的形式,對于碩、博士研究生尤為適用。但在當前本科畢業論文情境下,需要答辯的學生數量多,答辯工作極為繁重,且不少學生重視程度嚴重不足,這就使得“走過場”的形式意義遠大于實質意義。實際上,答辯是一種行之有效的形式,但并不必然僵硬化地照搬,應當從提升教育效果、服務學生的視角重新審視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工作,改革、完善其運行機制與模式,切實提升答辯的效果。

      對于本科畢業論文評價來說,筆者認為可以采用兩個階段。即首先采用匿名評審制,將論文提交數位不同老師進行評閱,作出成績評定;然后對于成績總評為優秀的、不合格的、有爭議的、被評價者有異議的采用委員會形式的答辯制。這樣,既可以使評價更為客觀、公正,也避免客觀情境造成的無可避免的形式化困境。

      與單純的答辯制相比,本科畢業論文評審—答辯制的客觀與高效顯現無疑。特別是目前大多高校都建立了信息化的教學管理系統,本科畢業論文選題、開題、提交與答辯系統也逐漸建立并完善,這使得評審—答辯制的優勢更易于體現。當學生確認論文已經完成并完善后,可在教學系統上直接上傳提交, 但提交后的論文并不會直接進入評審環節,尚需要指導教師的確認同意,這樣可以使指導教師既成為把關者,又成為第一責任人。經過指導教師確認同意的論文將進入規范檢查環節。從實踐來看,不少本科畢業論文都存在寫作格式、注釋引用等不規范問題,甚或少數存在學術誠信問題,通過規范化檢查,可以避免將這些問題帶入正式評審與答辯階段。當論文通過規范化檢查階段后,即正式進入評審系統,由評審系統隨機將論文分配至有評審資格的3 位教師,3 位教師寫出評定意見, 打出量化成績,由系統生成平均成績。當平均成績生成后,可預先設定判定為優秀論文的分數, 凡總評為優秀的、不合格的、3 個評定教師評分有較大爭議的(即超過預設誤差值), 以及其余論文中被評價者對成績有異議的,都將進入答辯環節。

      按照這種原則能進入答辯環節的, 一般來看,應當在30%左右, 這樣就會避免全部學生都參加答辯所造成的時間緊、任務重的弊端。而對于進入答辯環節的優秀論文作者來說,答辯不僅是更加全面、深入地檢驗論文質量,其儀式化功能也更加突出,這對于學生來,應該起到一種很好的激勵示范效應。而對于評審為不合格的、有爭議的、有異議的論文作者,給予其一次自我答辯的機會,也能使結果更為客觀、公正、民主和人性化。

      因此,筆者認為,對于本科畢業論文答辯工作來說,各高校、各院系、各專業完全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采用不同操作模式,學生數量不多的學校、院系和專業可以采用全員答辯制,而對于大多數學生數量偏多的高校、院系、專業,評審—答辯制,實際上是一種可具操作的,也更加客觀、公正、合理的運作模式,值得去探索,以期改變現有本科畢業論文答辯過程中客觀上存在的形式化弊端,以維護、發揮本科畢業論文答辯應有的價值與正向功能。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