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論文寫作規范綜述


      2015年05月1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讀了伍國棟的《修煉資料積累和文獻研究“基本功”》居其宏的《美學論文的概念規范與表述規范芻議》,杜亞雄的《民族音樂學的論文寫作》,蔡際洲的《音樂類碩士學位論文的定量評估》以及楊沐寫的《我國音樂學學術文論寫作中的幾個問題》,我感慨頗深,受益匪淺。它讓我知道了論文應該怎么去寫,應該注意哪些問題,以及我們的學位論文是怎樣定量評估的。這對我們以后寫畢業論文,以及工作以后發表文章都有好處,讀懂了這幾篇文章,我們可以受益一輩子。這五篇文章的針對性很強,尤其是對我們研究生指導我們寫畢業論文有極高的使用價值及其指導意義。總的來說,我最深的感慨就是一個字,“真”。不管是寫什么論文都要有自己的觀點,即便是引用別人的話都一定要注明準確的出處,幾頁,作者,什么雜志,什么期刊等等。來不得半點虛假。

      從總體上來看,居其宏的《美學論文的概念規范與表述規范芻議》,杜亞雄的《民族音樂學的論文寫作》楊沐寫的《我國音樂學學術文論寫作中的幾個問題》主要是講寫作規范,我把他歸結為一類文章。伍國棟的《修煉資料積累和文獻研究“基本功”》主要是講我們應該如何收集對我們自己有用的資料,文獻。他把這種能力稱為是一種基本功。蔡際洲的《音樂類碩士學位論文的定量評估》主要是講我們的碩士畢業論文專家是怎么定量評估的,這對我們有及強的針對性,我們可以根據這些條條款款,有的放矢地寫出自己最好的文章。下面我們就來逐一的來看這些文章。

      首先來看楊沐寫的《我國音樂學學術文論寫作中的幾個問題》,這篇文章最先發表在雜志《音樂研究》上,1988年第四期。然后1989年發表在人民音樂第二期上,作了相應的濃縮與剪輯。例證少了,但是主干與論點是一樣的。主要講了我們論文寫作中的三個問題:注解,引文和實證問題。書目注釋除了格式必須統一之外,內容上必須包括該項資料的詳盡之處。因為在很多情況下,讀者為了查核或對有關課題作進一步研究,都需要根據書目注釋中的提示去找到原書原文注釋者不能讓讀者在使用他的注釋時還要象破案或考古似地再費一番考證資料出處的工夫。

      那樣的話,他所作的書目注釋便失去它的意義了。二是引文問題,引文分為直接引文與間接引文。不論哪一種引文,都必須準確而詳細地注明出處。這樣做有學術與道德兩方面的意義。不論是否以引文的形式出現,一篇學術文論倘借用了他人的資料或研究成果,則在行文中必須讓讀者盡可能明確地看出哪些部分是借鑒的他人資料或成果,哪些部分是作者自己的資料或成果。如果這一點沒有做好,而僅籠統含糊地提一句“本文借鑒一些學科研究成果”或“借助有限資料”,那仍然是不符合學術文論寫作要求的。至于連這樣的籠統提示都沒有的做法,就更不足取了。第三點作者講了實證問題,注重實證應當是學術研究與文論寫作中的一項基本要求,但我們的一些音樂學文論卻顯出對此重視不足。上文所述的注釋及引文方面的毛病,實際上也多少涉及實證方面的問題。除此之外,不夠注重實證的毛病在我們的文論中還有其他一些表現形態。

      《修煉資料積累和文獻研究“基本功”》主要講了我們應該認認真真、踏踏實實地做資料工作。作者認為有兩個非常重要的“基本功”需要修煉:一個是到社會生活現場去進行調查研究,收集必不可少的第一手研究資料,主要表現在文化人類學、民族學、社會學、民俗學以及民族音樂學等社會科學學科所極力倡導的“田野作業”實踐,當今已有不少學者在多種場合、多篇著述中強調過這一基本功的掌握,他前期大部分研究中國少數民族音樂的科研成果也都是在這種修煉實踐所獲第一手資料基礎上完成的,所以有它的學術性和重要性;另一個就是對他人研究成果和資料積累(習稱“第二手資料”)進行全面搜集和梳理,充分認識和分析第二手資料,從中獲取學術信息,掌握科研進度,明辨事物規律,這也是一個研究人員和理論工作者不可或缺的“基本功”。

      作者舉出例子,最著名的就是美國作家寫了一本反應日本大眾生活的書,名字叫《菊花與刀》實際上作者根本就沒有到過日本,但是寫的文章卻如此真實。其中除了她本人所具不同一般的個人學識和能力之外,還依賴于目的明確的資料收集、資料梳理、資料分析等工作以及對相關資料的的科學運用,它們發揮了舉足輕重的作用。由此可見,修煉這個“基本功”,掌握這個“基本功”,對科學理論工作者來說是多么重要。我個人的總結就是歸結為一點就是在搜集資料的過程中,既有直接經驗,又有間接經驗。直接經驗表現為第一種基本功。第二種基本功屬于間接經驗。這對我們尤為重要。作為我們當代的研究生,不僅要有自己的親身實踐,還要學會搜集資料,如果把這兩點基本功做好了,到時寫論文的時候就會得心應手,不愁找不到鍋下米了。

      《音樂類碩士學位論文的定量評估》主要講了一些關于評估現狀和評估方法,關于評審要素以及評分方法。評審要素包括四方面,一是論文選題,二是文獻綜述,三是達成果,第四點是學術規范。在目前國內的學位論文評估中,一般采用兩種方法:即“定性”的方法和“定量”的方法。前者是指論文評閱人在對學位論文審讀后,根據自己的學術經驗從總體上作出優劣判斷,寫出評語。或肯定其成績,或指出其不足,并對其是否達到碩士學位論文的水平提出自己的意見。在具體操作上則以若干答辯委員的“投票”方式,決定是其能否“通過”。而后者則是先依據一些設定好的具體“評審要素”,對論文進行“量化”評分。一般是先在各評審要素得分的基礎上,算出論文的總得分;然后根據總分評出“優、良、中、及格、不及格”幾種等次。若從評估的思維方式上看,“定性”的方法多依據“直覺”;而“定量”的方法則主要靠“邏輯”。據筆者初步了解,目前音樂界大多采用的是“定性”的方法。二是論文選題,論文選題是評估一篇學位論文理論價值的首要標準是對論文的總體評估。一般而言,一篇論文有否學術價值或應用價值及其價值的高低,選題情況如何是一決定性因素。評審要點可歸納為:該課題是否接觸學科前沿;該課題的學術價值和理論意義。該課題的應用價值及其在音樂實踐、人才培養中的作用。上述第一、二點,是針對音樂基礎理論研究的;第一、三點則適于應用理論研究。學術概念運用的嚴謹性、科學性程度;論文形式的規范程度除了正文的緒論、本論、結論這(部分外,還有注釋、參考文獻、內容提要、關鍵詞、后記以及譜例、圖表等論文在基礎理論、專業知識上有無學術性“硬傷”。

      《美學論文的概念規范與表述規范芻議》和《民族音樂學的論文寫作》均屬于音樂中的具體學科的寫作要求與規范,在這里就不做一一詳述。

      讀了這幾篇文章,歸結為一點,就是他們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作為一個學者,我們首先要學會搜集資料,然后再是寫作,在寫作過程中要注意寫作規范,最后才是拿去評估。所以這幾篇文章的排序依次是《修煉資料積累和文獻研究“基本功”》、《我國音樂學學術文論寫作中的幾個問題》、《美學論文的概念規范與表述規范芻議》、《民族音樂學的論文寫作》、《音樂類碩士學位論文的定量評估》。因此這幾篇文章的線條,層次是清晰的。便于讀者更好的掌握與運用,對于我們來說非常值得一讀。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