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撰寫具有創造性論文的技巧


      2015年05月2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一、解決不會寫論文問題的根本技巧就是“寫”

      很多研究生見到導師常常會說:“我想寫論文,但不知道怎么寫,老師您教教我吧”。我通常如此回答:多看、多思,尤其是多寫。學生會覺得我的這一回答簡直就是無用的廢話,只差沒問“我可以說臟話嗎”(網絡流行語)。這就好像《尋槍》電影中的一個搞笑鏡頭:警察馬山把槍丟了,去找老戰友“老樹精”打探線索,“老樹精”幫忙出主意,“我說你的事情要想解決啊……,憑我的經驗,只有一個字”。馬山(期盼地問):“那個字?”老樹精(一本正經的說):“找”。這讓馬山哭笑不得。實際上這一點也不好笑。真理往往是最簡單的道理,例如作為中國革命勝利的法寶之一———游擊戰,毛主席就用了“戰爭的基本原則是保存自己消滅敵人”這個簡單的標題予以總結。只不過“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著名哲學家黑格爾就用俏皮話來諷刺這一常見但卻不當的思維現象:“在學會游泳之前,切勿下水”。事實上“害怕錯誤,實即害怕真理。”總之,與“害怕下水就永遠也不會游泳”的簡單道理一樣,解決不會寫問題的根本技巧那就是“寫”。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寫(學)則殆。因此,下文中所言的其它一些論文寫作的具體技巧、道理,說得再多,倘若學生始終找各種理由———如怕出錯、知識不夠等———搪塞自己,不動手去寫,永遠也學不會寫。而如果學生開始動手去寫,寫多了,下文的一些創作技巧也就自然而然的掌握了,正所謂“熟能生巧”。

      二、論文撰寫的具體技巧

      1.選題技巧

      (1)把握動態。如何把握學術動態?其實很簡單,隨時了解本學科的學科帶頭人的研究動向。每個學科總有那么幾個著名的學者在引領學術走向。以筆者熟知的刑法學領域為例,如果說十年之前是“北高(高銘暄)南馬(馬克昌)”在引領,那么近十年則是張明楷教授、陳興良教授等少數幾個人在引領。一般而言研究生還不具備這種創造、開拓、引領學術的能力,那么最簡便最有效的把握學術動態的方法就是跟著名家、大家的學術走向進行一些補闕式的研究。

      (2)大量閱讀。名家所創造、開拓、引領的學術走向是以最新的學術講座、文章、著作為載體。大量閱讀首先體現在精讀這些學術作品,其次是按圖索驥,根據這些作品的注釋提示,閱讀其他學者的作品,再次是根據其他學者的作品中的注釋提示,閱讀更多的相關文章、著作。實際上這種學術作品的“互文”性,就足以有讀不完的學術作品了。最后是自己通過期刊網、網絡圖書、圖書館等資料庫查找以上作品沒有涉及但實際上與主題相關的其他學術作品。

      (3)選定主題。很多人即使已經做了以上兩個工作,也仍然不知道怎么選題。最多的感受是這些名家的成果說得太有道理了,已經把問題研究透了,研究完了,無法進行創新與突破。那么這一感知現象背后的問題出在哪里呢?我認為是學生沒有把握住學術論文創新的關鍵:批判思維、問題意識。例如從古至今無數人看到蘋果從樹上掉下來均對此習以為常,卻唯有牛頓思考“這是為什么”的問題從而發現了牛頓定律。如果伽利略沒有批判思維,不敢、不愿挑戰亞里士多德提出并盛行了近千年的“落體的速度同它的質量成正比”的權威觀點,就不會發現自由落體定律。沒有問題意識,沒有批判思維,就永遠不會有創新。自然科學的發展史是如此,帶有強烈的價值立場選擇與評價的人文社會科學更是如此。所以在學術上大膽地挑戰、批判名家,這不僅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畢竟學科名家、大家“引領學術”不等于“包辦學術”。正如張明楷教授所言:“任何學者都必須在與現有學說進行對話和批評中進行學術研究與創新。滿足于現有答案,不展開學術批評,就意味著現有學術成果沒有問題;任何科學都是為了解決問題,如果沒有問題,科學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因此,只要發現了名家作品中的一個“小問題”,就可以大做文章,“小問題”就是一個“大主題”。

      2.論文的基本行文技巧

      (1)確定題目。論文的題目就是文章之眼,文章之窗。好的文章標題等于成功了一半。那么怎么樣確定一篇文章的標題呢?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將上文中的“論題”作為標題。這是因為標題的基本功能就是點明文章的主旨,讓讀者一眼就可以看出文章所要探討的基本問題,比如常見的“論××”的標題就是如此。實際上絕大多數論文標題都是省略了“論”字的“論××”。當然文章標題點明主題只是最基本的要求,一個好的標題會有更高的要求。首先,標題最好能直接且具體的傳達出文章的核心觀點。作為研究生而言,筆者不提倡研究生采用“論××”的標題,這種標題的缺陷是過于籠統。一個名家采用這樣的標題,比如張明楷教授寫的“論偶然防衛”,因為文章的實質內容有創新,也照常能發表,但研究生采用這樣的標題發表的可能性很小。如果這是一篇研究生寫的論文,最好采用“偶然防衛有罪論之質疑”或“偶然防衛無罪新論”這樣能具體傳達出文章的核心觀點的標題。其次,標題要盡量簡潔,不要過長。有的報刊文章的標題可能超過20個字,乃至在標題中間出現逗號、頓號或者將兩個長的分句作為標題,這在論文的標題(包括文中的次級標題)寫作中是忌諱的,但很多本科生、研究生的論文中就會常常犯這樣的錯誤。最后,標題的新穎性,即標題的用語不能過于常規化。有時候使用一些比較陌生的詞來表達同一主題,可能會起到耳目一新的效果,例如張明楷教授幾篇極具影響力的刑法論文,其標題就非常吸引人,如“論表面的構成要件要素”、論短縮的二行為犯”,“行為功利主義違法觀”,“‘客觀的超過要素’概念之提倡”,標題中的這些用語是以前我國刑法學中沒有的或者比較陌生的概念,這會讓編輯或者讀者產生極大的好奇心。

      當然,有時候論文涉及的主題比較復雜,標題的具體性、新穎性往往意味著要用更多的詞給出更多的信息,這與簡潔性之間會有一定的矛盾。如何消除二者之間的矛盾,的確需要費盡腦汁。有時候一篇文章一氣呵成,卻為一個好題目的確定而千錘百煉、反復“推敲”,“捻斷數莖須”。實際上如果一個標題太冗長,那么也有一個可資借鑒的文字處理的技術———使用副標題。有一類比較好的論文標題就通常使用破折號或者分號乃至于同時使用破折號與分號來處理掉具體性、新穎性與簡潔性之間的矛盾。例如陳興良教授就非常善于使用這種標題:“從罪數論到競合———一個學術史的考察”,“形式解釋論與實質解釋論:事實與理念之展開”,“刑法因果關系:從哲學回歸刑法學———一個學說史的考察”。

      (2)論文的基本行文公式

      學術論文作為議論文文體的一種表現形式,是有基本的行為格式的。按照劉大生教授的說法,寫文章的技巧和規范,可歸納成一句簡單的話,一個基本的路子,一個基本的公式,那就是:“張三說,李四說,我認為”。他認為“張三說,李四說”的作用有三:第一,通過“張三說,李四說”引出話題。第二,將“張三說,李四說”樹為批判的靶子。第三,將“張三說,李四說”用作論據,來論證自己的觀點;如果有論文僅有“我認為”,而沒有“張三說,李四說”,要么寫不長,要么是低水平重復,要么是抄襲剽竊;論文如果都是“張三說,李四說”而沒有“我認為”,也不合格。沒有“我認為”,也就沒有自己的想法,寫論文就變成了資料匯編、文獻匯編;沒有“我認為”就可能是將別人的“我認為”模糊處理為自己的“我認為”,這是抄襲剽竊。[15]研究生寫論文,首先就要從套用劉大生的這一基本公式做起,或者用這一公式來檢驗自己的文章是否為論文,是否為抄襲剽竊。

      (3)文章創新的技巧

      論文的本質特征是創新,創新是有規律可循的。很多人對論文創新都有不正確的認識,認為只有核心觀點新才是創新。但是人一生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核心觀點的創新。連名家大家都無法做到時時刻刻的觀點創新,憑什么要求研究生的論文有創新?其實在筆者看來,創新是多層面的,大體上分為三層面:發現了他人沒有發現的問題;說出了他人沒有說出的論據;解決了他人沒有解決的問題。具體而言,論文創新又體現在如下幾個方面:論題選擇新;核心觀點新;使用材料新;寫作手法新;論證方法(思路)新。具備了以上任何一點,都是學術創新。而要做到以上創新,關鍵是需要有批判思維或問題意識。缺乏批判思維或問題意識,就不可能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永遠不可能有任何意義上的創新。而所謂的批判思維與問題意識,也沒有那么高深,其實就是古人常說的兩句話:“盡信書,不如無書”(《孟子·盡心下》),“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亞里士多德)。

      (4)注釋的使用技巧

      注釋作為論文的必備形式要件,其實也有規則可循。例如《中外法學》就列出了關于引征的七條倫理規則:引征以必要為限。這一規則意味著不要為了注而注,有些人所共知的公理、常識,就無需加注,除非作者認為“公理”、“共識”有問題,需要進行商榷或者批判;引征應是已發表之文獻。引征未發表文獻應征得相關權利人之同意。這一規則是為了保證引證觀點的真實性,有據可查,防止偽注;引征應保持被引證話語之原貌。這一規則主要是對直接引用的要求,直引必須用引號來標明。當然保持直引的原貌并不意味著一字不變,有時候直引有明顯的筆誤,當然可以改掉錯別字。另外,在應用直引時,為了保持前后文的邏輯連貫性,也有可能根據需要而在不改變文意的基礎上適當增補或省略幾個字。省略時通常用省略號來標明。增補文字時,通常用括號或者(××———引者注)的標示來區別;不得曲解原作之觀點。這一規則通常是對間接引用的要求,間接引用是對原作者觀點、論據的簡化與歸納,因此要特別注意歸納的準確性,不能斷章取義,曲解原意;引征有修訂本作品,應以修訂本為引征對象(研究原作者學說演變者除外),這一規則意味著不能將原作者已經拋棄的觀點作為該作者現有的觀點,否則就是一種變相的曲解;引征應當有明顯標志。這一規則是為了防止將他人的觀點模糊處理為自己的觀點。在比較長的間接引用中,通常采取兩種方式來標明,一種方式是:在引文開始之處使用“張三認為”這樣的用語且最好是在間接引用的結束的注釋中使用“以上觀點,參見……”之類的標示。另一種方式就是將間接引用的話語用不同的字體來標示;引征應以注釋準確地顯示被引征作品之相關信息。這一規則主要是為了保證引用查詢的簡便性。一般而言被引用作品要求寫明作者、文章名、書名、期刊名與期刊年期、著作的出版社以及出版年月、頁碼(個別期刊不要求寫明被引文章觀點的頁碼)。另外,有時候如果將某些被引觀點及其討論、評價置于正文,就會顯得有些“節外生枝”,此時為了保證正文的順暢與連貫性,不妨將這些內容置于注釋中,這時候也許會出現注釋段中評論且出現其他的注釋。為了突出注釋段中的注釋,通常會將該注釋用括號來標明。由此可見,注釋的合理正確的使用技巧,從正面角度看,關系到文章是否有創新的問題,在反面則關系到是否有剽竊抄襲的誠信問題。

      (5)投稿技巧問題

      研究生寫出具有創新性的論文,當然最好是能夠公開發表。因此這里也略微談談投稿的技巧。首先,應該全面了解、研究學術刊物的風格、格式要求。每個學術刊物都有一定的風格或者格式要求。一個名家即使風格與格式上與某刊物不太符合,只要文章內容本身具有創新性,刊物編輯也愿意幫其修改后發表。但研究生畢竟“人微言輕”,因此在投稿時必須注意與所投刊物的風格、格式的一致性,才有可能發表。其次,投稿前的文章修改技術。俗話說:“文章不厭百回改”。文章一氣呵成之后,最好不要急于投稿,而是多修改。修改有兩種方式:一是自己修改,通常是將文章放一段時間之后拿出來讀一讀,也許會有新想法,或者發現論述不周、不妥的地方,然后進行完善修改。二是給自己的同學或者老師幫助修改,一方面自己對自己的文章過于熟悉,不容易發現一些語法、用語上的明顯錯誤。另一方面他人的視角、知識結構與自己不同,他們可能更能夠發現問題,從而提出一些比較好的修改建議。

      最后,注意刊物的分級。在我國現有的學術體制下,各學科的刊物是有(一類、二類)權威、(重點、一般)核心、其他刊物之類的分級。從可行性的角度而言,研究生最好不要向競爭力極大的權威期刊或者重點核心期刊投稿。另外,像《刑事法評論》、《刑事法判解》、《刑法評論》這類以書代刊的集刊,通常對作者的身份、職稱、資歷等沒有特別嚴格的要求,往往更能堅持“以質取文”的標準———不是看“是誰在說”,而是看“說了什么”。這些刊物的學術影響力也不小,因此研究生不妨試著向這些刊物投稿。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