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關于學術論文規范問題的議論


      2015年06月0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上期就學術創新問題發了一點議論,本期則想對學術論文的規范問題發表一點看法。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一是總署副署長鄔書林同志近期以來,在不同場合強調學術著作的出版要有嚴格的門檻,要有基本的出版規范,索引、注釋、主題詞、參考文獻等基本要素要健全,并提出總署將加大這方面的工作力度。二是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每年年終要對院內各部門、各單位的科研成果進行鑒定評比,其中科研論文是一個重要的板塊,院內外的學術委員對不少送評論文頗有微詞。原因是,這些論文不能說沒有撰寫者的心血,但仔細較起真來,問題真還是不少:有的是書評式的,太淺、太短、太簡(并非說書評不可以成為優秀科研論文);有的其實是一種總結式的綜述性文章,雖然也有某種作用,但科研含量太少、太輕;有的倒是表現出一定的感情,文筆也不失為流暢,但與科研論文相去甚遠。一些文章雖然顯露出一定的思考、見解與創新,但是引用不嚴謹,引文無出處,有出處者也不乏轉引者的再轉引。

      其實,學術論文撰寫不規范的問題,只是一種現象,追溯下去,根子還是扎在學術研究不扎實、多浮躁的“土壤”里。為學者已被市場經濟、就業壓力等搞得暈頭轉向,哪有時間和心情“躲進小樓成一統,管它冬夏與春秋”,真正地啃幾本書,琢磨幾個問題,提出若干真知灼見,寫就一篇翔實論文;為師者也被同行競爭、年度考核、利益追逐等纏得氣喘吁吁,能把自己的眼前任務對付下來,已相當不錯了,哪里還有精力去精心指導弟子出成果、成高徒呢?就研究崗位上的一些同仁而言,也被社會的種種浮夸的活動拽得難以自已,讀書功夫欠缺,研究功底見弱,拼湊論文多為晉升或達標,害得出版界也跟著出了不少的泡沫書、泡沫文章。“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如何克服與診治這種不規范的學術、科研疾病呢?是不是有這么幾種思路,不妨一試。

      其一,觀念上的正本清源。學術研究乃一國理論之根基,思想之源泉,文化之依托;學術論文或專著則是學習研究的成果之體現,心血之結晶,文明之傳承,應首先強調學術研究上的態度端正。毛主席他老人家講:“知識的問題是一個科學問題,來不得半點的虛偽和驕傲,決定地需要的倒是其反面———誠實和謙遜的態度”(《毛澤東選集》第一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287頁),只有在研究和學習過程中,潛心鉆研先賢、他賢,且持之以恒,才可能有論文和專著中的真知灼見。反過來,我們強調學術論文和專著的規范,目的仍在于倒逼學術研究的嚴謹成風與深入持久。是國,就不能沒有專家、學者,是專家、學者就不能不做學術研究,是學術研究就不能不遵守公認的學術規范。

      其二,制度上的抑惡揚善。觀念上的正本清源,還需要制度上的配合與銜接。從正面講,針對付諸刊發或出版的學術論文及學術專著,應有一套類似“檢疫檢驗”的制度。從接收稿件開始,一直到刊出和出版,應該全流程、全方位地設置審查環節,不經過此系統環節,則不能“出生”。凡“出生者”均應達到規范底線。從另一方面講,我們的制度和規章還需要對違背這些正面的要求,乃至對社會和學界造成某種損害和不好影響的情形進行某種批評和“懲罰”,以使更多的人意識到這樣做是完全不可以的。如是去做,就會使比較自覺的學者、學子得到褒揚,而不夠自覺的學人受到限制和壓力,從而有利于規范風氣的形成。

      其三,執行上的特別較真。如果一件事情,理念的問題解決了,制度的問題也基本解決了,再就是“執行力”的問題了。而我們的問題,在好多時候出在執行力方面,因此對執行及執行力問題應給予足夠的重視,必須明確以下幾個問題:在哪些問題上要體現出我們的執行力,由哪些部門對哪些問題負有責任(政府、協會、抑或是單位、個人),負有什么樣的責任,進行何種程度的檢查與制裁,包括媒體如何曝光等等,只有把這些環節和內容都規定清楚了,并且都找到了對應的處置辦法,才會從理念制度一路走來,使我們的種種努力得以實現,而這些又反過來加強我們的理念與制度。遵守學術規范應該從出版界做起,從現在做起。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