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對當前中文專業本科畢業論文指導的思考與建議


      2015年06月29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撰寫畢業論文是本科教學計劃中的一個重要環節,是本科生畢業前的最后一項綜合考核,因此,指導學生提高畢業論文寫作能力,做好畢業論文設計是中文專業本科教學工作的一項重要任務。與其他專業相比,中文專業的本科生應該在寫作上更有優勢,因為中文專業教學目標之一就是培養學生駕馭語言文字的能力,為此,很多學校除畢業論文外,還要求中文專業的學生撰寫課程論文和學年論文。

      然而實際情況卻是本科生畢業論文的寫作情況和水平越來越令人堪憂,主要體現為:大部分學生態度上敷衍塞責、草率完事;論文格式混亂,文獻征引不規范,隨意引用網上資料;錯字、病句屢見不鮮;選題陳舊,確切地說是不會選題,即便有些較好的論題一般也都是指導教師選的;有的論文沒有清晰的條理和邏輯分析,像散文隨筆;個別學生從網上下載別人的論文后,拼湊、抄襲他人成果,甚至請人代筆。盡管教師在指導論文的過程中多次強調論文寫作時應有的態度和注意事項,但收效甚微。不僅中文專業的畢業論文如此,其他社會科學類專業的本科論文也有同樣的情況。基于此,有專家呼吁廢除本科生畢業論文,如華中師范大學涂艷國教授建議:“本科畢業論文并非必不可少。在美國,不僅本科生不寫畢業論文,連碩士生都不用寫畢業論文。高等教育日益大眾化,取消本科畢業論文可能是大勢所趨。”

      在筆者看來,本科畢業論文質量嚴重滑坡有三個主要原因:

      第一,學生、教師、學校對本科生畢業論文均不夠重視。自大學擴大招生規模以來,中文專業的生源質量參差不齊,不少本科生對語言文學沒有多大興趣,個別學生還是從其他專業調劑過來的。再加上受社會大環境的影響,很多學生入校時就懷有很強的功利心,在完成規定學分后,開始熱衷于報考各種證書,以及準備考研、出國、考公務員、實習、求職等。在本科生看來,這些事情直接關系到今后的“飯碗”,至于畢業論文的好壞對就業影響不大,因而對畢業論文的寫作持無所謂的態度。而很多高校對本科生的關注也主要集中于就業率,忽視其畢業論文的質量。在一些具有碩士、博士點的高校,教授、副教授們更關心碩士生、博士生的論文,對本科生論文的要求遠低于碩士、博士論文。且目前絕大多數高校存在重科研、輕教學的傾向,并在此傾向下制定對教師工作業績考評的政策,導致教師的工作重心向發論文、評職稱、報項目、獲獎等偏移,對本科生的論文不夠重視。

      第二,學生缺乏撰寫畢業論文必需的專業知識的積累與對學術研究的基本興趣。自2007年教育部提出國家大學生創新性實驗計劃以來,很多高校都在積極倡導本科生研究能力的培養,出臺了不少大學生創新獎勵計劃。提倡本科生研究和創新固然不錯,但在實施時仍需慎重,需要結合各學校和各專業的實際情況制定嚴密、周全的培養計劃并認真執行。任何研究和創新都有一定的門檻,需要必備的知識積累,尤其作為基礎學科的中文專業,在四年學習過程中,會涉及大量古今中外的作品,本科生如果沒有一定數量經典名著的閱讀積累,不了解文學和語言的基本常識,就不具備基本的研究條件,而沒有必備的文獻基礎去寫所謂的創新論文,無異于建造空中樓閣。曾有學生就所寫的“湯顯祖的戲曲作品研究”進行畢業論文答辯,當答辯委員問及湯顯祖的生活年代時,學生竟然回答“清代”。此外,很多本科生缺乏閱讀學術刊物的興趣,對文學研究現狀一無所知。筆者在2013年針對文學院2011級53位本科生的問卷調查中了解到,只有7人有瀏覽期刊論文的習慣,而教師平時也疏于引導。

      第三,高校中文系缺少必要的論文寫作指導課程與明確的教學目標、合理的教學內容安排。在筆者任職的文學院,目前只有文科基地班才開設評論寫作課程,采用的教材是《文學批評學教程》,主要內容是文學研究方法,對于指導本科生寫作來說缺乏實用性和可操作性。而即便已開設的評論寫作課,在范文的選擇和評講上也存在需要改進之處。一些教師在講授范文時,側重于追求理論的深度和研究方法的新穎—對于本科生來說此舉未免脫離實際。本科生首先需要了解如何選擇一個符合其實際水平的論題,既有一定的前人研究的基礎,又有可繼續開掘之處,如此才能激發他們的研究興趣。教師在講授論文寫作時,缺少對論文行文方法與細節的指導,而本科生只有過了這一關,才談得上追求論文的深度,并為部分學生日后繼續研究生學習奠定基礎;同時教師也忽略了對學生自我評改能力的培養,以至于在畢業論文的修改過程中,如果教師沒有提出修改意見,學生就不會修改,甚至對充斥于論文中的錯字、病句和錯誤的標點符號也檢查不出來,或者根本就不去檢查,全靠教師逐一指出,不但浪費教師的精力,而且最終學生仍然不會修改論文。

      基于上述原因,筆者認為,要扭轉當前本科生畢業論文質量下滑的趨勢,最有效的辦法是教育行政部門和學校加大對本科畢業論文的監督和抽查力度,建立學位追回制,促使學生和指導教師都以嚴肅認真的態度對待論文。如果某位教師指導的畢業論文連續多次出現不合格的情況,則應受到警告,或暫停其指導學生論文的資格。

      盡管在推出論文檢測系統后,抄襲現象有所遏制,但論文質量還是不容樂觀。本科論文可以考察學生基本的寫作能力,尤其對于中文專業的本科生來說,寫作是一項非常重要的能力,因此,目前中國高校還沒到要全面廢除本科生論文的時候。至于如何提升中文專業本科生論文寫作的水平,筆者有如下建議。

      首先,中文系所有本科專業都應開設論文寫作課程。由院系領導牽頭,組織教師選定或編寫一部適合本院系學生水平的教材,包括理論和范文,范文內容應涉及語言文學、師范、文秘等多個專業,以供學生參考。教師在文學類和語言類專業課程的教學中既要注重基本知識的傳授,也要通過介紹相關學術刊物、當前的學術熱點、學術新發現、知名學者的學術成就及相關領域學術研究的發展趨勢等引導學生關注學術研究。同時,在教學中應引入各種問題的論爭,激發學生對學術研究的興趣。教師應指導學生利用現有的知識、方法去解答新問題,以及通過新問題的研究來更新現有的知識體系和研究方法。在講授文獻查閱時,應結合學生的論文現狀有針對性地進行講解,指導學生學會檢索、利用已有的研究成果,或作為論文的論據,或在此基礎上形成新的觀點。目前有些高校正在嘗試本科生導師制,有些導師讓學生參與自己的課題,學生的研究成果可作為其畢業論文,此舉的初衷是為了更好地幫助本科生進行研究性學習,至于效果還有待時間的檢驗。

      目前有些高校中文系規定大三結束后學生要寫作學年論文,大四時可以在此基礎上將其加工為畢業論文。這實際上延長了畢業論文的寫作時間,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質量。首都師范大學陶東風教授就曾建議,本科生應該學會寫論文,但這種能力可以在平時的教學過程中培養,比如在學期中增加小論文的寫作訓練等。有專家還提出將本科生的研究能力作為課程考試的一項內容,要做到這一點,“一方面,教師要加強命題的研究,不斷提高自己的命題水平,使命題既能檢測學生的知識、素質,也能檢測學生的能力,尤其是研究能力,引導學生從注重知識的復制轉向注重知識的運用與創造;另一方面,高校要把命題質量作為一項重要的工作來抓,如研究制訂科學的命題質量標準,把考查學生研究能力的內容作為衡量命題質量的一項重要指標;建立命題質量評比制度,對于命題質量高的教師予以物質的、榮譽的獎勵;建立有效的命題質量監控體系,強化命題質量的管理等。”這應該是一個值得嘗試的辦法。

      其次,在論文寫作教學過程中,教師對學生的論文習作必須進行評講,必須進行具體的寫作內容及方法的指導。教師應根據本科生的實際情況,側重講解如何查詢文獻,如何規范論文的基本格式,如何概括摘要和提煉關鍵詞,如何設計目錄,如何寫好緒論,怎樣結合材料和立論,等等,這些都是本科畢業論文最易出現的問題所在,也正是最能體現本科生論文寫作基本功之所在。除此之外,教師要加強學生評改論文能力的培養,具體方式可以有師生共同評改、學生互相評改等,讓學生參與其中。評改對象首選學生論文,可以是已經畢業的,也可以是同班同學的,隱去文章作者姓名以“盲審”的方式進行,避免被評改論文作者的尷尬。通過評改,使學生學會如何去發現問題。教師應改變對專家學者范文的偏愛,充分利用高校和院系編印的本科生優秀論文集這一資源,利用學生對學長論文的親切感,促使他們積極地學習、效仿。還可以匯總歷屆畢業論文的題目,供學生選題時參考。在平時的論文寫作教學中,教師既要講評優秀范文,也要適當講評存在較多問題的論文,通過剖析比較,使學生引以為戒,避免重蹈覆轍。

      最后,中文專業本科畢業生的考核形式應趨于多樣化,不應局限于論文一種文體。應該允許部分有創作潛能的本科生以文學創作的形式來完成畢業考核,如提交小說、詩歌集、散文集、戲劇等。除了文學創作,還可以鼓勵學生以調研報告、實習總結等作為畢業考核的形式。筆者在前述的問卷調查中發現:53名本科生中,喜歡寫作論文的有12人,厭煩寫作論文的有20人,對論文無感覺的有21人;支持以其他形式替代論文的有33人,反對的有6人,“說不清楚”的有14人。從以上數據可以推測,現在大部分本科生對寫論文有抵觸情緒,希望有多種畢業考核形式可供選擇。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顧海兵認為,畢業論文應該改變形式,比如寫調查報告,與社會實踐聯系得更緊密,這樣學生就業也能從中獲益。筆者通過問卷調查還發現,一部分學生之所以寫不好論文,是因為對論文不感興趣甚至厭惡,他們的思維不擅長理性分析而偏于感性,文學創作對他們更有吸引力。如能加以適當引導,這些學生畢業后將來很可能在文學創作的道路上嶄露頭角。1981年李龍云憑借《小井胡同》的劇本獲南京大學中文系碩士學位,此后成為中國話劇界一位著名劇作家,如果當年南京大學中文系堅持以學術論文的標準來要求李龍云,他可能無法畢業,中國也將失去一位杰出的劇作家。李龍云雖是個案,但給我們的啟發是,高校不應忽視本科生的個性特長,而以提交論文作為本科生畢業考核的唯一方式,對中文專業中一些富有創作才華的學生來說是極為不利的。曾有一種說法,高校中文系不是培養作家的地方,而是培養學者的地方,這種說法固然有一定道理,但高校中文系亦應努力去發現、支持具有文學創作天賦的本科生。如果允許以文學創作作為畢業考核,無疑是對那些文學青年最好的支持。至于如何考核文學創作成果,這需要另外撰文討論。在學校和教師的引導下,讓學生自主選擇考核方式,將能更有效地激發學生進行畢業設計的興趣。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