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撰寫學術論文時如何選題


      2015年07月14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學術論文是指對自然科學、社會科學領域中某些現象問題進行系統研究,探討其本質特征和規律的理論性文章。它需要我們用系統的理論思維來統領材料。一般地說,學術論文水平的高低和價值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其理論性的強弱。要想寫好學術論文,便涉及到論文要論什么的問題,也就是我們常說的選題。所謂選題就是確定論文的題目,明確論述的對象、范圍、角度。選題的好壞將直接涉及到學術論文的成敗得失。正是從這個角度上,我們經常說,成功的選題便是成功學術論文的一半。

      愛因斯坦在評價伽利略提出的測定光速問題時指出:“提出一個問題往往比解決一個問題更重要,因為解決一個問題也許僅僅是一個數學上的或實驗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問題、新的可能性,從新的角度去看問題,卻需要有創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標志著科學的真正進步。”由此可見,提出新的問題是科學研究的真正開始,而且也是科學發展必不可少的一個環節。當然,我們對成人并不一定要求都能提出新的問題,但是,在選題時起碼要具有這樣的自覺意識。在選題的過程中,有些成人容易犯的一個毛病是所提問題過大。這種情形極易使論文的寫作大而不當,很難對問題做出較為詳盡的闡釋。實際上,我們所寫作的學術論文,其字數一般六千字以上,我們很難把一個大問題放到這樣一篇小論文中闡釋清楚。所以,在選題時,要盡可能地“小題大做”,不要“大題小做”。

      “小題大做”中的“小題”,固然是相對而言的。“小題”是要求問題的設置要具體而集中,在分析解答的過程中,要盡可能地對于這一問題進行全方位地分析和解答。顯然,這“小題”便不再是一個小問題,而是和廣闊的現實存在狀況相關聯的大問題,并且其所需要的知識積累和理論素養也是極其深厚的。

      一旦我們確立了學術論文所要解決的問題是什么之后,那么隨之而來的便是一種定向式材料積累了。這里的定向尋找材料,其實是在論點的規范制約下尋找與論點相關聯的材料,而不僅僅是那些與論點相吻合的材料,從而積累了大量的正面和反面的材料,然后在此基礎上使我們的論點獲得由此及彼的深入點,從而確立起正確的辯證的論點。

      當然,展開思維的基本模式只有和思維的內容有機結合起來,我們才可能使學術論文血肉豐滿,骨骼健壯。換言之,就是在科學的思維展開形式中,承載起厚重的思維內容———自己對于客觀對象的一種獨到的見解,對此,科學方法論者貝弗里奇說過:“有真正研究才能的學生要選一個合適的題目是不困難的,假如他在學習的過程中不曾注意到知識的空白或不一致的地方,或者沒有形成自己的想法,那么作為一個研究工作者他是前途不大的。”由此可以看到,在選題的過程中,我們既要使思維有序而充分地展開,又要在展開思維的同時,以自己對于選題初步的理解而形成的見解為其思維內容,使我們在選題階段便形成論文的朦朧構架,為后來的學術論文寫作打下堅實的基礎。

      選題在學術論文的寫作中既然占據著如此重要的地位,那么,我們該遵循什么原則來進行選題呢?一般地說,一個良好的選題需要我們從以下幾個方面予以注意:

      要從自己的實際出發,充分發揮自己的長處,使學術論文所選之題和自己的思考重心有機結合起來。客觀地說,我們每個人實際的知識積累和由此所具有的長處是不一樣的。我們在選題時,首要問題是我們在哪個方面有所思考,有所發現,我們是否有能力、有興趣、有條件研究這個課題,是否能得出新的學術見解。由于研究主體狀況的差異,其在同一課題上所得出的結論可能不同甚至截然相反。要想使自己的結論更大程度上符合客觀實際情形及其內在規律要求,需要研究主體對于研究的課題所需要的知識積累有一個全面的統籌。對此,泰勒說過:“具有豐富的知識和經驗的人,比只具有一種知識和經驗的人更容易產生新的聯想和獨到的見解”。否則,就可能由于知識積累的欠缺而出現一葉障目,不見泰山的情形。所以,在相對說來最有豐厚的知識積累的領域中馳騁我們的思維,才可能使學術論文既有獨到的見解,又能使寫作左右逢源。

      要從社會的實際需要出發,充分顧及到社會現實需要,使自己的特長和興趣與社會價值有機統一起來。在論文的寫作過程中,我們自己的特長與興趣當然是我們選題的一個重要的考慮因素,但是,衡量選題的最終價值的并不僅僅是主體因素,還應該包括社會這一客觀因素,即選題是否有社會意義,是否有學術價值。

      學術論文的寫作就其最基本的動因來講,是對于時代所提出的課題的一種解答。每一時代有每一時代的問題,每一個階段有每一個階段的重心。尤其是和社會現實聯系最緊密的方面,更具有現實性特點。這就需要我們在選題的過程中,盡量貼近社會現實需要,使我們所學專業的選題和社會現實需要有機的結合起來。當然,我們也不能由此就一味的附和現實需要,而失去了獨立的學術品格,使我們的學術研究從一開始就被框定在了現實既定的架構之中。

      學術論文的本質是學術性的論文,因此,是否具有學術性便是我們考察學術論文是否具有價值的又一標準。每一學科都有其學科的歷史,每一學科又都有其學科的獨立體系,在選題時,顧及其學術價值,便是從整個學科或專業的全局出發,思考該課題在學科建設中的地位以及對學科發展的作用,爭取把那些對學科發展起重要作用的問題納入到自己的課題中,最大限度的實現自我在該學科發展中的存在價值。要想做到這一點,就需要我們對于本學科、本專業的研究歷史及其研究動態有一個基本了解,努力尋找那些重大的基本理論問題或前沿問題,并以此作為我們研究的課題。這樣的基本要求,盡管對于我們來講,有較大的難度,在實際的操作中甚至力不從心,但是,我們卻不能不牢記這一基本原則,并在選題的過程中,努力實踐這一原則,做到雖不能至、但心向往之的初級境界,以便為將來更高水平的選題打下堅實的基礎。

      選題的過程就其核心點來說,還是一個對于課題的限定過程。在此過程中,我們由原先對于論題只有一個大致的把握,經逐步劃定研究范圍,到最后確定明確的論文題目。如果對選題缺少必要限定,就會使問題過于寬泛、龐雜,如此一來,就會使學術論文在其論證的深度上受到限制。而通過對課題的必要限制,把所要解決的問題集中到一點上,就可以小題大做,從不同角度來分析問題,使論點深刻而突出。

      總的來看,學術論文需要解決的問題很多,可以選擇的問題也很多,但是我們的概括活動是對紛繁復雜的事實進行概括。把從中能代表事物本質的方面提煉出來,從而對之進行定性,這是對于是什么與不是什么的把握。在這一抽象思維的過程中,其要解決的問題是我們為什么說這一事物是該物而不是他物,其內在的根據是什么。并在此基礎上,使思維的線路先從對客觀事物是如何發展的切入,然后進行簡明扼要的概括,進而分析事物之所以如此發展的原因。這也就是對于事實、現象做出解釋,說明它為什么如此,從而把握一些規律性的東西。如果我們在撰寫學術論文之前的選題時,單純地為了寫論文而忽視了選題的認真思考,僅僅停留在對于事物表面現象的一般描述上,不能深入分析和探究事物發展變化的深層動因,那就談不上對事物本質規律的把握,學術論文的價值就難以很好地實現。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