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法學博士論文選題與學術創新


      2015年08月25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從選題與學術創新的關系來看,可以從研究傾向和出新模式兩個角度進行分析。首先,根據研究傾向的不同,可以將選題分為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兩類,二者相輔相成,都是學術創新的重要環節。需要說明,基礎研究不等于上述宏觀研究。基礎研究選題應當是具有前提性、原理性、根本性的知識主題,它可以很微觀,但仍不失為基礎性選題。與此不同,宏觀性選題應當是具有全局性、整體性的知識主題。比如,刑事政策、犯罪控制都是很宏觀但又偏應用的知識主題,而罪狀、犯罪的實行行為等問題則是非常微觀卻又偏基礎性的知識主題。此外,按照出新模式的不同,可以將科研選題分為競爭型和拓展型兩種。競爭型研究是指圍繞一個已有的研究選題在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礎上出新,通常表現為批判、挑戰前人觀點,或者表現為質疑、補充前人研究的不完善之處,或者表現為轉換新視角認識老問題。拓展型是指研究了別人沒有專門研究過的問題,即所謂填補空白式的研究選題。

      引入這兩個變量后再來觀察選題內容,筆者發現了以下幾個數量關系:??同時從研究傾向與問題類型兩個角度看,圍繞犯罪本身的應用研究選題有154篇,占樣本的44%,位居第一;圍繞對犯罪反應的基礎研究選題有87篇,占樣本的25%,位居第二;圍繞對犯罪反應的應用研究選題有77篇,占樣本的22%,位居第三;最后,圍繞犯罪本身的基礎研究選題最少,只有33篇,僅占樣本的9%。??同時從出新模式與問題類型兩個角度看,拓展型犯罪研究的選題有132篇,約占樣本的38%,位居第一;拓展型對犯罪反應的研究選題有129篇,約占樣本的37%,位居第二;競爭型犯罪研究的選題有55篇,約占樣本的15%,位居第三;最后,競爭型對犯罪反應的研究選題最少,只有35篇,僅占樣本的10%。??同時從出新模式與問題容量兩個角度看,拓展型中觀研究選題有131篇,約占樣本的37%,位居第一;拓展型微觀研究選題有77篇,占樣本的22%,位居第二;拓展型宏觀研究選題有53篇,占樣本的15%,位居第三;競爭型中觀研究選題有34篇,占樣本的10%,位居第四;競爭型宏觀研究選題由29篇,占樣本的8%,位居第五;競爭型微觀研究選題最少,只有27篇,僅占樣本的8%。

      通常認為,應用研究較之于基礎研究、拓展型研究較之于競爭型研究更接近于創新性的要求。因為應用研究回答了社會實踐中急需解決的問題,實現了理論向實踐的轉化,而拓展型研究開拓了研究空間,填補了研究空白,無疑更加符合學術創新的含義。而且,這種理解還具有相當的理論依據。按照知識社會學原理,??物質生活的生產方式制約著整個社會生活、政治生活和精神生活的過程。不是人們的意識決定人們的存在,相反,是人們的社會存在決定人們的意識??。2就是說,正是知識以外的社會存在,如階級、地位、社會群體、生產方式、權力結構、歷史傳統、文化沖突等因素,決定并推動著知識的發展,是知識創新的動力源泉,而知識只是社會存在的反映,是為社會實踐服務的。據此可以推論,既然外在的社會現實推動著知識生產,那么,這種生產過程的最新產品自然應當表現為知識的有效應用,以及與之相伴隨的研究領域拓展。至少,一提到學術創新,人們首先聯想到應用研究中的重大突破性進展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如果認為只有應用研究和拓展型研究才是學術創新的話,則是對學術創新的誤解。分別來看,認為應用研究才意味著創新的觀念源自于知識與社會之間關系的這樣一種看法,即社會實踐和需要是推動知識創新和驗證其合理性的決定性因素,而這個判斷本身的合理性程度值得進一步探討。首先,認為所有思想都是由現存的(即社會的)狀況決定因而不能聲稱為真的論點自己卻聲稱是真的??。就是說,這種認為只有外在的社會現實才決定著知識的真理性的觀點,自己也面臨著自我駁斥的危險。而且,強調社會對知識生產的決定性影響的觀念中,很可能包含著這樣一種理解:認為這種決定主要是一種功能性的影響,知識意味著對社會整體的有用性。這種理論認為知識是出于維護社會生活統一性的需要而產生出來的,因此,可以通過對社會生活整體的分析來解釋知識的本質和特征。這種理解無法解釋的一個知識現象是,同一社會整體中為什么會同時存在有用而相互對立的思想、理論和知識。或者說,當觸摸到??對誰有用???的問題時,有用即真理的看法便可能陷入困境。再進一步看,知識的產生和知識的被接受實際上是雖有聯系但各有不同的兩回事。相比而言,如果說知識的產生更多地受制于理性因素的話,那么,知識的被接受倒是有可能較多地受社會現實、歷史階段、社會分層、文化沖突甚至是某些偶然的非理性因素的影響。例如,哥白尼學說之所以被人們接受,起初并不是由于人們被哥白尼或伽利略展示的論據所具有的理性力量所說服,而是由于,一方面人們厭倦了基督教的教條以及同這種教條聯系密切的托勒密天文學;另一方面哥白尼的學說對天體運行的解釋比托勒密的理論更為簡潔明快。

      在涉及社會實在的信念的選擇方面,非理性的或社會的因素在其過程中所起到的關鍵作用更為明顯。人們接受某種信念或信念體系往往既不是因為它如實地反映了實在的本來面貌或揭示了客觀規律,也不是因為它論證嚴密。經常出現的現象是,決定某種信念或信念體系是否為人們接受的根本原因,在于它是否滿足了社會的需要。羅素的學說在中國的命運可能是一個極好的例子。總之,不宜將學術評價的理性因素與社會因素混為一談,社會實踐和需要是說明知識創新的重要標準,但不一定是唯一標準。所以,學術創新的評判不能僅僅與應用性聯系在一起。

      再來看拓展型研究選題的創新性評價問題。出新模式是學術創新的空間要素,而人文社科研究的創新性程度可以從許多角度加以評估,其中,發明了某個范疇或類型學標準是創新,發現了某些從未發現的社會事實、規律也是創新;對某個已知的論點做出了新的論證是創新,對某個結論未知的問題給出了回答也是創新;經過嚴格的演繹程序導出了新的結論是創新,經過嚴格的歸納程序推出了新的結論也是創新;批判、摧毀某個學科原有的觀念或概念體系可能是創新,在不同學科的原理、方法之間建立起聯系、發現共性也是在創新;建構本學科自給自足的理論體系是創新,成功引進了其他學科的理論方法從而發現了觀察老問題的新視角或提出了新的問題同樣是在創新。然而,所有這些創新都不可能是無源之水,創新的源泉就在于學術研究的成長潛力,成長潛力越大的研究領域才越可能出新。所謂成長潛力,就是指某類研究對象的相關研究之間相互整合、自我推進的內在條件或前提。這個界定不僅意味著學術研究的成長潛力主要以需要研究的問題本身為載體,成長潛力就在于多學科間的交叉合作,更重要的是說明,成長潛力不是關于創新性大小的結果評價,而是能否不斷創新的可能性,是決定著學術研究可否持續發展的基礎。從這個角度看,如果所有選題都設法尋找別人尚未專門研究的空白而回避重復檢驗及學術爭鳴,總有一天會出現??題荒??即選題枯竭。拓展型選題的確為學術成長填補了空白,但從外延上看,一個學科的知識主題是有限的,過多地依賴拓展型選題的創新是??吃子孫飯??型的創新,不能太多。而科學的標志之一就是可重復性,外延有限而內涵無限。從這個意義上說,競爭型出新模式不僅是學術勇氣的體現,而且,具有一定比例的競爭型選題是學科可持續發展的標志之一。

      從科學史和科學學理論來看,簡單地認為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競爭研究與拓展研究中哪個更具創新性,也不符合科學研究自身的發展規律。美國哲學家庫恩認為,科學發展是一個常規科學與范式革命相互交替的過程。所謂常規科學,就是??堅實地建立在一種或多種過去科學成就基礎上的研究,這些科學成就為某個科學共同體在一段時期內公認為是進一步實踐的基礎。??這里作為??基礎??的??科學成就??實際上就是指庫恩所說的??范式??(paradigm),即??實際科學實踐的范例??,為特定的連貫的科學研究的傳統提供模型??,如亞里士多德的??物理學??、托勒密的??天文學大全??、牛頓的??原理??、??光學??等等,這些成就空前地吸引一批堅定的擁護者,使他們脫離科學活動的其他競爭模式。同時,這些成就又足以無限制地為重新組成的一批實踐者留下有待解決的種種問題。??在范式革命到來之前,常規科學的任務主要是??擴展那些范式所展示出來的特別有啟發性的事實,增進這些事實與范式預測之間的吻合程度,并且力圖使范式本身更加明晰。??特別有意思的是,庫恩將這種常規科學稱作??令人迷醉??的??掃尾工作??,是一項高度積累性的事業,目的在于穩定地擴展科學知識的廣度和精度。然而,當常規科學發展到一定階段時,少數學者開始發現,他們無法利用現有的老范式有效地探究或解釋世界的某個側面、特例時,便開始了老范式讓位于新范式的過程。其中,原有基礎理論和信念的動搖,科學家隊伍的分裂重組,在重大基礎理論問題上的爭論和分道揚鑣,構成了由量變到質變的范式革命。在這個過程中,如果不是必須,范式的更迭意味著學術資源的浪費;但是,當人們發現老范式的確束縛、阻礙著科學進步時,就像制造業中生產工具的以舊換新、社會歷史中政治制度的新老交替一樣,科學家也需要經過科學革命迎接新范式的到來。之后人們發現,??范式一改變,這世界本身也隨之改變了。例如,在犯罪學的自身發展歷程中,從最早的神學預定論到用人性否定神性的自由意志論,再到后來的科學犯罪學,犯罪現象隨著人們犯罪觀的變化而有所不同。

      如果用庫恩理論解讀基礎與應用、競爭與拓展等不同研究之間的關系,是否可以認為,應用研究和拓展研究類似于庫恩所說的常規科學,而基礎研究和競爭研究與范式研究的含義有些接近。果如此,在常規研究階段,人們需要踏踏實實地回答主導范式提出的問題,填補知識積累過程中的空白??????著力于應用和拓展研究。而在現有范式已經過時或者正在暴露出自身的局限時,就需要學者用懷疑和批判的眼光審視現行主導范式,為范式革命的到來做好心理和知識上的準備著力于基礎和競爭研究。當然,即使是在范式革命時期,也需要在大膽接受新范式的同時發揚原有范式中的合理成分,以防新范式的片面畸形發展。既如此,基礎與應用、競爭與拓展之間的關系就根本不是個誰更可能創新的問題,而是需要用動態的眼光來考察其比例關系的問題。換句話說,在常規科學期間,需要足夠多的應用研究和拓展研究以完成現行范式規定的探索任務,充分回答所提出的問題。而一旦范式革命的出現成為必然,就需要大量基礎研究和競爭研究以實現新老范式的交替,為新的常規研究奠定基礎。

      既然我們已不再感興趣從應然性角度對選題類型進行簡單的定性或靜態比較,何不著手選題類型的動態結構性測量,去感受科研創新的實然過程?根據上述分析,我們首先可以觀察兩種研究傾向以及兩類出新模式各自的比例及其變化。然后,我們還可以同時從研究傾向和出新模式兩個角度測量??競爭型基礎研究??、??拓展型基礎研究??、??競爭型應用研究??、??拓展型應用研究??四類選題的比例及其變化。如果庫恩理論的引入具有一定合理性的話,那么,我們便可以通過這兩個測量間接地感知到犯罪與刑法研究在常規科學與范式革命動態循環過程中的大體位置。理論上,我們只知道哪種類型的研究選題都很重要,但我們沒有根據建立假設說,這兩個比例關系應該是多大。其實,得到這個比例關系的應然值這一企圖本身就沒有多大意義。重要的是,這兩個比例在昨天有多大,今天是多大,明天會多大。我們只能說,如果以應用研究或者拓展型應用研究的比例指示常規科學的大體規模的話,那么,這兩個比例越大、上升趨勢越明顯,則說明該研究領域中的范式革命尚未到來,尚未出現拋棄現有范式的需要、條件和跡象。反之,如果這個比例呈現出趨小的明顯態勢,則可能預示著整個學科或者學科中的某個問題上范式革命的來臨。這種描述的意義在于,學者可以據此安排、調整選題規劃,使學科的整體發展多一些理性因素。

      問題是,實際觀察的結果到底如何?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