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對人文學科研究生論文中心傾向的反思


      2015年09月1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當下,高校的人文學科研究生教育,受到高校級別競爭攀比和研究生點申報考核的影響,在科研成果數量硬性標準引導下,教育主管部門和各高校都以研究生公開發表論文的數量為標準判斷研究生教育質量高低,各個高校、科研院所等研究生培養單位,除了要求碩士、博士研究生的畢業論文達到相關的要求外,還要求畢業研究生在獲得學位前,必須在公開出版的刊物上發表數篇專業學術論文。有些理工專業甚至要求在國外SCI、EI刊物上發表高水平學術論文。這就使指導教師和學生對于教育質量的認識與理解與“論文”掛上了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似乎衡量科研成果只有發論文最為便捷易行。盡管已經有部分高校取消了“掛鉤”規定,但大多數高校不為所動,堅持“掛鉤”并將其制度化。于是,論文直接牽動了所有指導教師和研究生的神經。對于論文發表的強烈追求,促生了人文學科研究生為論文而論文的傾向。人文學科的論文中心傾向,有愈演愈烈之勢。

      論文中心傾向的危害是十分明顯的。首先,在心理方面,它造成了研究生論文恐慌心理。校方以論文作為條件,對學生造成了學位施壓、獎勵制度施壓。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上講,一定的壓力,有助于人的進步,但這種要求由一種壓力變成了一種恐慌,就清晰地暴露了一些高校對于人文學科研究生的論文觀疏導工作做得不足,甚至在某種程度上,的確存在著威脅的意味,這也反映出了有些高校急于冒進的態度。由此造成的論文恐慌,勢必對學生的治學心理造成一定程度的扭曲。其次,在認識方面出現了論文盲目,這給日后的學術研究和對人文精神的認識帶來了眾多負面的影響。大批的人文學科研究生被論文這個硬性指標牽制,很容易忽略了一個最根本的問題:論文的目的不在于拿學位,不在于獎學金,而在于學術研究的進步。研究生們連論文的目的都沒有搞清楚,寫出來的東西,也往往不是以推動學術發展為第一要務。第三,在環境方面,論文中心傾向造成了學術環境的粗放。從大的層面上看,當下的中國是屈指可數的學術大國,是全世界擁有最多的學術期刊的國家之一,但質量上的粗糙,讓我們遠非學術強國。長此以往,這種狀況不單是資源的浪費,而且也造成了人才培養的延誤。

      事實上,論文的撰寫和發表在人文學科研究生教育中究竟應該占什么地位,高校中存在著更像是“儒道”的對峙。一方面,一些教授認為“發表才是硬道理”,只有發表了學術論文才能很好地體現一個研究生的學術成績。論文越多,成績越多,成績越多,水平越高,水平越高,學科越發展。儒家之功利與進取,可見一斑。另一方面,這種研究生在讀期間發表論文的硬性規定,也遭到一些專家學者以及研究生本人的質疑。一部分教授認為,人文學科的研究生不適合發表論文,碩士期間,正值通讀大量書目的時間,是打基礎的階段,這個時候以功利的心態,或者急于求成的心態寫學術論文,往往不得精深。長此以往,不但不能推動學科的發展,反而使學科長期地停留在低水平的重復與徘徊中。故欲要寫論文,須好好地打基礎,等博士時候,再發表不遲,一派欲上而先下,欲先而后之的道家作風。不同學科,觀點也不相同。比如,據筆者在東北一高校的調查,歷史、語言學科教授和文學學科教授持針鋒相對的觀點。遺憾的是,教授們的爭論歸爭論,教育行政部門仍舊以論文中心觀制定政策。

      那么,如何解決研究生的論文中心傾向帶來的弊端呢?筆者認為:

      第一,要在意識形態上進行校正。首先是理性的疏導。一個研究生,經過二到三年的認真學習,是有能力發表一篇甚至幾篇學術論文的,但這需要一個積累的過程。在發論文的時限上,高校要根據所屬專業方向和學生個人科研能力酌情考量。要讓學生明白,論文是在研究生學習的過程中,對某一學術領域進行深入研究后得出的獨創性結論,是為學術的發展而服務的,而不是獲得學位的硬性指標、拿獎學金的頭號籌碼,論文中心應該調整為以學術科研為中心。要做到這一點,學校需要適當調整相關的政策,嚴格審查每個培養人的培養計劃與科研任務計劃,把研究生的科研培養放在首位,論文發表要和科研進度相吻合,而不是冒進或停滯。這樣的例子已經出現,“國內已有部分高校取消了研究生畢業必須發表論文的硬性要求,將硬性的掛鉤制改為鼓勵學生開展科研”,目的就是讓論文為科研服務,為學科的發展服務,而不是相反。其次是專業的疏導。應該就論文的本體及方法論為研究生作細致的講解和闡述,讓研究生明白什么是論文、論文的目的和方法論等問題。對于不同專業,高校要避免全校一盤棋的粗大作風,這就需要建立一個專門的“科研方法論”教研組。大連大學黨委書記趙亞平在接受《光明日報》專訪時提出:“大學文化建設的要點之二,就是要養成科學的思維習慣和科學的工作習慣。”同時,“重點形成發展、改革、創新的意識和思維定式,要讓‘改革、創新、永不停滯、永不僵化’成為指導一切工作、思考一切問題的思維定式和心理傾向”,這段話恰恰給“科研方法論教研組”提供了啟發。方法論的教研組,應該由熟悉本學科的教師組成,加上本單位或者外單位成果豐碩的專業內學者作為顧問。這樣的研究機構要有自己的論文集或者雜志,哪怕僅僅是在校內發行,定期地、專業地、比較地、系統地闡釋這些人文學科學術研究的方法論。只要延續下去,方法論的傳統一經建立,改善的就絕不僅僅是方法的問題了,而是整個人文學科的健康走向。“科研方法論教研組”為論文的創作注入了理性的思維模式。

      第二,在態度上進行改造。研究生入學伊始,每個學校都會為學生安排相應的課程,有選修的,也有必修的。學校的安排,大多都是基于對學科發展做出的科學的安排,就像營養的調配一樣。但是對學生而言,卻并不是愛好每個科目,偏科的學生在高校里是頗為常見的。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在面對不喜歡科目的作業時,有些學生習慣于應付差事,并無學術研究態度可言。長此以往,對于學校的專業技能調控,是大為不利的。同樣,即便學生們對于所有的科目鐘愛有加,在撰寫論文的時候也難免急躁。要完全克服這些弊病,恐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是,直觀地講,小小的鼓勵也許會刺激良性發展。每個高校都有自己的學術刊物,諸如校報之類,這為刺激人文學科學生認真完成作業論文提供了物質保障。學校有關學術部門每學期期末給每個任課老師一個名額,用以獎勵那些出色完成作業的同學,把經過整理達到發表水平的作業論文發表在學報上。這樣一來,學生們的能動性在發表論文的拉動下,會空前地高漲,從而促使他們認真對待科目作業,精心撰寫期末論文,把作業當成投稿來做,于是學術氛圍自然就形成了,同學們得到了發表的機會,不必再為論文發表所累。這就有效地克服了論文中心傾向的論文盲目性。

      第三,引導合作與交流。人文學科,是思想的學科,同樣也意味著互動與合作。人文精神的進步,總是需要正面的、反面的、平面的、交叉的聲音來擴展思維的。而作為人文學科的研究生,無論在思想深度上,還是在理論掌握上,都很難構建起獨立的學術框架,所以,在課堂之余更需要一種學術的交流。但是由于每個人的專業不一樣,性格也不同,有些人對于學術的交流還持有一種比較羞澀和矜持的態度,這個時候,學校就應該有序地組織起一種人文學科的談話沙龍,有固定的地點和開放時間,而內容和目的就在于交流以及在交流中碰撞出新的思想,為學科發展推波助瀾。趙亞平先生曾經說過:“培養學生的綜合素質分兩個方面,一是學科建設;一是創造一個有利于培養學生的文化環境。”與以交流為目的的談話沙龍并立的,就是跨學科合作的課題項目。但是這些項目并非教授們操持的各種國家級、省級、市級的課題,而是同學們通過交流而自發組成的跨學科“校級合作課題”。當談話沙龍中的來自不同的人文學科專業的研究生們同時對某一問題產生濃厚興趣的時候,高校就有義務為同學們構搭一個載體。這種文化載體,“表達了先進的大學精神、現代文化模式,是求實文化理念的外在形式”,可以稱之為“模擬課題審批組”。同學們可以以書面的形式,向審批組上交課題申報書,名雖模擬,實為全真。同學們以全真的形式,認真地操作每一個課題申報程序,合格者將得到審批組的立項、審批和小額項目基金。這樣的話,一來刺激了同學們的學術熱情,二來嚴格的程序,使同學們在實踐中得到了鍛煉。學生們認真地收集資料,撰寫論文,甚至發表出版,結集出書。雖然項目是模擬的,但是帶來的成果和進步卻是真實的,最后,這樣積極與熱情的態度以及最終的研究成果,都可以作為人文學科研究生評比獎學金和求職的資本。綜上所述,高校對于克服論文中心傾向的種種弊端,應該更多地提供一些刺激學生科研能動性的學術環境。

      人文學科,它不僅僅只是一門學問,而是牽引著時代思想發展脈搏的指針。隨著時光的流轉,人文學科將會呈現出更加多元、更加精彩的景象,為人類文明所作的貢獻也會越來越大。所以,對當下人文學科研究生論文中心傾向的反思,對非理性化傾向的匡正,正是為了讓人文學科更加健康、更有活力地發展下去,從而更好地迎接人類新的文明。當傳說中的新軸心時代來臨的時候,當下的只言片語同樣會以透徹的微光與偉大的時代遙相輝映。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