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位論文利用中存在的知識產權侵權行為


      2015年10月01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目前,各高校科研院所為加強對學位論文的管理,都要求學生在答辯完成后畢業前提交學位論文的書面版本以存檔備案,一般存放在該校的圖書館內。此外,很多高校還要求學生提交學位論文的電子版本。這些存放在學校的學位論文是一筆巨大的無形資產,是歷屆畢業生研究成果的體現,如果只是存檔備案實在可惜。各高校通常允許本校學生進入圖書館查閱或復制這些論文。此種對學位論文的利用是否會侵犯學位論文的著作權呢?能否認為學生復制他人的學位論文是為了學習的目的而使用,因此屬于對作品的合理使用,不構成著作權的侵犯呢?回答是否定的。雖然根據著作權法第二十二條第一款的規定: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已經發表的作品屬于合理使用,可以不經著作權人許可,不向其支付報酬。該款適用的條件有二:其一是為個人學習、研究或者欣賞,使用他人作品;其二是該作品已經發表。高校允許本校學生進入圖書館查閱或復制這些論文只具備了該規定的第一個條件,沒有具備第二個條件。學位論文通常還沒有發表,即使在答辯過程中送交若干個老師審閱,也是控制在特定范圍內,并非向不特定的公眾公開其學位論文,該過程并不導致學位論文的發表。他人未發表的作品不適用著作權法中的權利限制制度,包括合理使用和法定許可,學生到圖書館復制他人學位論文也就侵犯了學位論文著作權人的著作權。學校為學生的非法復制行為提供便利,則構成共同侵權。當然,如果該學位論文已經發表,則上述情況就屬于合理適用,不構成侵權。到圖書館閱讀這些學位論文是否構成侵權呢?在學位論文未發表的情況下,僅是閱讀也會構成侵權。假定該學位論文并未發表,著作權人就享有發表權,決定是否將其作品公之于眾的權利。而構成公之于眾就是著作權人向不特定的公眾公開其作品。圖書館未經著作權人的許可向其他學生公開他人的學位論文,就侵犯了著作權人的發表權。當然,如果該學位論文已經發表,則著作權人的發表權依據“一次用盡”原理而窮竭,圖書館允許他人閱覽學位論文就不構成發表權的侵犯。

      隨著網絡技術的發展,又有人看準了學位論文這塊蛋糕,著手建立學位論文數據庫,收集各高校的學位論文并提供網絡瀏覽和下載服務,從中取得利潤。這些學位論文數據庫中的學位論文來源通常是建庫者和學校聯系,取得學校的許可,由學校向建庫者提供學位論文。這種取得學校的授權,將學生的學位論文上傳到網上,是否會構成侵權?在本文第一部分的分析中,可以確定學生的學位論文的著作權絕大多數歸屬于學生所有,學校并不是學位論文的著作權人,其取得學位論文的書面文本和電子文本并不代表學生將著作權轉讓給了學校,學校取得的只是承載學位論文的物質載體,并沒有取得學位論文的著作權。建庫者從非權利人手中獲得的許可當然是無效的,其未經著作權人的許可將其學位論文在網絡上傳播當然構成著作權侵權。

      一些建庫者在其網站上聲明“請各學位論文的著作權人與我公司聯系,辦理申領稿費的事宜”。建庫者意圖通過這樣的聲明,提出法定許可的抗辯,免除自己的侵權責任。然而,其法定許可的辯稱是不成立的。首先,法定許可的適用前提之一與合理適用相同,也是只適用于已發表的作品。而學術論文多數是未發表的作品,所以就這一點建庫者不能提出法定許可的抗辯,構成對著作權人權利的侵犯。其次,即使該論文是已經發表的論文,將他人學位論文進行網絡傳播也不屬于我國著作權法中規定的法定許可的四種情形,也不構成法定許可。建庫者或許認為自己所發的聲明同意支付著作權人稿酬就不會構成著作權侵權,那就更是大錯特錯了。著作權人享有的著作權不僅包括取得報酬的權利,還包括發放許可的權利,沒有征得著作權人的許可時,即使向著作權人支付了報酬,只要著作權人在必要的時間內提出異議,建庫者仍然不能逃脫侵權的后果。何況,建庫者并未實際支付報酬。學校向建庫者提供了其不享有著作權的學位論文,是否應承擔侵權責任?學校并沒有將學位論文在網上傳播,也未復制學位論文,能否構成學校不侵權的抗辯理由?如果考慮到共同侵權理論,學校的抗辯就會土崩瓦解。學校向建庫者提供了學位論文的電子稿,為建庫者實施侵權行為提供了便利,并從中取得利益,因此與建庫者構成共同侵權,應和建庫者承擔連帶侵權責任。即使雙方在合同中約定,一切侵權責任由建庫者承擔,學校仍不能避免向著作權人承擔侵權責任,因為它與建庫者的合同只存在于雙方之間,不能對抗善意的第三人。

      學位論文的利用還可能存在另一種侵權行為,即學生將自己的學位論文中包含的技術應用到工作中。當然這種行為被認定為侵權必須滿足一個前提條件:論文中包含的技術是學校的技術秘密。學校組織的科研工作如果得出了不為公眾所知的具有實用價值的技術成果,并采取了保密的措施,該技術成果就成為學校的技術秘密。學生未經學校許可在工作中利用這一技術就侵犯了學校的技術秘密。學生可能會認為自己利用的是自己學位論文中涉及的技術秘密,而且自己為該技術的成功研發做出了很多工作,甚至是主要研發工作,因此不應認定為侵權。判斷學生利用其畢業論文中的技術是否構成侵權,還要考慮的另一個問題是:該技術秘密的權利歸屬。我國目前沒有專門的商業秘密法,僅在反不正當競爭法中規定了對商業秘密的保護。

      并沒有規定確定商業秘密權利歸屬的標準。筆者認為可以將商業秘密劃分為不同的類別,類推適用現有的法律規定。也就是將商業秘密劃分為文學作品類和工業技術類的商業秘密,然后類推著作權法有關職務作品或專利法有關職務發明權利歸屬的規定,確定職務性商業秘密的權利歸屬。技術秘密的研發是學生主要利用學校的物質技術條件完成的,又沒有和學校事先約定權利歸屬于他的,該技術秘密知識產權應歸屬于學校,相反,學生未利用學校的物質技術條件就不能認定產生的技術秘密歸屬于學校。學生在工作中利用其在學校研發的知識產權屬于學校的技術秘密也應認定為侵權。除非學校未對該技術成果采取保密措施,也未取得專利授權。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