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教育科研論文選題思維策略的類型


      2015年10月27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1.對立思維策略

      對立思維策略是教育研究者懷疑的思維品質的具體化。它常常表現為,研究者有意站在現成的理論、權威的觀點的對立面,從相反的方向懷疑它們的合理性,尋找反駁他們的突破口,或者對教育教學實踐中習以為常的現象進行質疑。這也就是清代劉熙載在《藝載·詩概》中提出的“寫反面”,現代作家贊賞的“反彈琵琶”,簡單地說,就是反向求新。運用這種策略選取的題目,往往具有挑戰性、顛覆性和火藥味,也能抓住讀者的眼球。

      例如,“反思”已是教育學領域中的流行話語,把反思看作是教師專業發展的途徑,幾乎成為一些人的“常識”,而有人懷疑這個常識,他撰文《反思是教師專業發展的有效途徑嗎?》(金學成,《上海教育科研》,2007年第4期)反駁流行觀點,并提出了有效反思的方式和教師反思的困難。

      再如,一段時間以來,一提到公開課,便千夫所指,“演戲”、“作秀”成了公開課的代名詞,報紙雜志刮起批判之風,甚至有人提出要“埋葬公開課”。有位教師反向思考,撰寫了《公開課,我為你喝彩:為公開課說幾句公道話》(吳勇,《中小學教學研究》,2005年第6期)。文章以公開課提供鮮活教學參考,傳遞新的課程理念,喚醒教師成長意識為由,提出教師需要公開課;同時,針對現時公開課中存在的問題,提出我們要善待公開課,給予它正確的引導、客觀的評價、廣闊的舞臺。

      中小學的日常教育活動日復一日,年復一年,重復度很高。久而久之,教師容易對某些教育現象習以為常、麻木、不敏感。運用懷疑的策略,能夠有效刺激教師麻木的神經,使教師反思日常教育行為,質疑內隱的教育觀念,提出有新意的研究主題。但是,懷疑不是胡亂猜想,“對著干”不是無理取鬧。運用對立思維策略,總是有所依據的。作為懷疑的依據主要有兩個方面:一是事實與經驗,二是邏輯。如前所述質疑反思作用的論文,就是基于現實中教師反思存在的尷尬現象和作者理性的邏輯分析,有理有據地提出了駁斥的觀點。

      2.逆向思維策略

      “逆向思維策略”中的“逆”是指方向上的回逆,如果我們一般的認識是由此及彼,那么逆向思維就應該是由彼及此。世界萬物呈現出復雜的相互作用狀態。人們一般只看到A事物對B事物的作用,而忽視了B事物對A事物的反作用。因此,在選題時,如果能夠逆向思考,往往會獲得有新意的研究主題。

      這里以《“中國之行”對杜威及其教育思想的影響》(王彥力,《教育研究與實驗》,2006年第2期)為例,對逆向思維選題策略加以說明。無論是在國內還是在國外,有關“杜威與中國”的研究幾乎全部集中在杜威對于中國的影響上,教育領域中的研究更是如此。該文作者認為,不只是杜威對中國教育有影響,而且中國教育對杜威也有影響。文章考察了1919年春到1921年秋的杜威中國之行,史論結合地分析了中國教育對杜威思考“習性”概念、個人與社會的關系、認識的基礎等問題,產生了深刻影響。也許,大多數中小學教師不會以這種主題寫論文,但是,這篇文章的選題思維策略還是值得借鑒的。

      3.類比思維策略

      類比思維策略主要通過兩類事物相互比較,發現異同,尋求有新意的研究主題。善于用這種策略來發現問題的人,在思維品質上,往往表現為較強的遷移性和概括性。他們善于發現表面上看來不甚相近的事物間的相似之處,能在較抽象的層次上對它們進行概括、比較,“橫向求新”,從而為思想搭建橋梁。這要求研究者具有較寬的知識面。

      類比思維策略主要包括以下兩種具體的策略。第一,橫向類比。橫向類比可以再細分為兩類:

      (1)通過與其他學科研究對象類比和借用其他學科的理論、方法,來發現本學科研究的新問題。向其他學科“借”來新的理論、新的方法,對教育問題加以研究,可能會讓我們對習慣了的老問題產生新認識,賦予其新意。

      例如,《從復雜科學視角反思教育研究方法》(楊小微,《教育研究與實驗》,2000年第3期)一文就是如此。該文作者敏銳地覺察到,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來興起的復雜科學研究熱,昭示了科學研究方法論發展的一個新起點。作者借用復雜科學中的“非線性”、“不可還原性”、“自組織性”、“鎖定效應”等概念,分析了教育活動系統的復雜特征,提出了若干有新意的論點,探索了適應教育研究對象復雜性的研究方法。值得注意的是,運用橫向類比的思維策略需要慎重,謹防喪失教育學科立場,把教育當作其他學科的研究領域,簡單地套用其他學科的概念、命題、體系,得出看似有新意的論點,實則是無用的廢話,甚至是觀念上的誤導。

      (2)面向實際生活,從日常生活經驗中提出教育科研課題。現實教育生活中蘊含著大量可以借鑒、提升的原始素材,如果教師善于發現教育生活中的點滴事件,將其遷移到教育研究中來,就可能形成富有新意的選題。

      例如,南京師范大學附小的教師設計了一種新型的實驗課———聽讀欣賞課。這種課的設計除吸收了國外的暗示教學理論外,還從附小教師在實踐中遇到的兩件事中受到啟迪。一件事是一位教師的侄女聽故事、閱讀故事,養成了獨立閱讀能力;另一件事是教師在家訪中發現家長經常播放配樂故事給孩子聽,孩子聽得津津有味,從小喜歡語文。附小教師將這兩件事遷移到教育科研中來,形成聽讀欣賞實驗課。

      第二,縱向類比。縱向類比主要是對歷史上前后出現的事件進行比較,或從歷史事件中看出其對當代相關事件的啟示。有些文章說的可能是“舊事”,但對今天的某一現象、事件,仍具有重要意義。

      例如,《盲目趨新與教學改革:舒新城對道爾頓制教學實驗的憂慮》(王建軍,《課程·教材·教法》,2005年第5期)一文就是如此。這篇論文追敘了20世紀20年代中國教育界移植國外的道爾頓制,積極開展實驗的情況,詳述了舒新城在推行道爾頓制實驗中對當時教育界盛行的盲目趨新之風表示出的強烈擔憂:那種不問原理、不問需要、只是標榜新名詞的風氣成為中國教育界的慣性,危害著任何教育改革的進行。文章提醒人們:半個多世紀以后,在改革開放的推動下,西方的教育理論再度登陸中國,一輪又一輪方方面面的教育改革在中國大地方興未艾,當年舒新城所擔憂的“中國教育界的慣性”是否還存在,當年道爾頓制實驗的悲劇會不會再次重演,恐怕都不是可以盲目樂觀的。

      許多中小學教師寫論文,限于現實的經驗,往往缺少歷史的厚重感,如果能拓寬教育史的知識面,以史為鑒,與當前的教育理論與實踐做些縱向類比,就可以開闊研究的視野,增加研究的深度。

      4.聚類思維策略

      在教育科研選題中,研究者運用聚類思維策略,是為了發現研究對象之間的內在聯系,把相關對象整合為一個研究類型,以整體類型為研究對象,探索類型的內在機理和外部功能。這種思維策略要求研究者具有相當的抽象能力,能夠從局部的、零碎的、經驗性的研究對象中,抽象出它們共同的類型,以此統領所研究的對象。

      例如,在《關系思維視域中的教育“圖景”》(楊小微、吳黛舒,《教育理論與實踐》,2004年第7期)一文中,作者不像某些研究者那樣,簡單批判二元對立思維,而無所建樹。作者把二元對立思維、過程思維和關系思維整合為人們認識事物關系的思維類型,以歷時性的視角分析三種思維的特點和演進過程,既有力批駁了二元對立思維的局限,又讓讀者清晰地看到關系思維從何而來,有何重要意義。最后作者還列舉實例,探討了關系思維的功能。這篇文章的最大特點,就是將有關關系的思維方式,加以類型化,并脈絡明晰地展現了思維類型的發展演化歷程。

      再如,有位教師撰寫《課堂“意外”引發的思考》,對課堂中的意外情況做出類型化分析,將課堂出現“僵局”現象、學生答非所問、學生回答超出教師認知范圍、學生回答異常精彩等四種課堂教學中的事件整合到“教學意外事件”這一類型中,進行聚類研究,整體把握這類事件的本質。

      中小學教師往往受經驗所限,只能就一事論一事,缺乏聚類意識,不善于聚合具有內在聯系的教學事件,不善于把相關教育經驗“串聯”起來,這使得許多中小學教師的教育研究不能深入,缺乏提煉,流于表淺。運用聚類思維策略,有利于中小學教師有效改進思維方式,使自己從具體的現象中超越出來,站在高一層次的平臺上,俯視教學經驗中的種種問題,并從根本上把握教育經驗。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