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論科學論文學術價值評審存在的有限性


      2015年11月1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科學論文學術價值評審,受到以下因素的限制。

      1.新理論的未知性

      從嚴格意義上講,任何科學論文所表述的主要觀點、理論都應是前所未見的,具有首創性。它對審者而言,都是陌生的。審者只能根論科學論文學術價值評審中的有限性—任火據已經被確認的理論知識來推斷其是否正確。但問題是,新理論往往是對已知理論的超越與否定,用已知理論來衡量新理論,是得不出結果的。例如,用牛頓經典力學的絕對時空觀來衡量愛因斯坦的相對時空觀,或是用維恩定律來衡量普朗克輻射定律,就得不出正確的結論。新理論總是一種事后的認證。即它要經過一段時期的實踐檢驗才能被認可。據統計,獲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科學成果,從發表到公認(獲獎),平均需要大約13年時間,最長的時間間隔為5年。例如,美國人羅伊斯在1911年就發現T致腫瘤病毒,那年32歲,直到1966年才獲諾貝爾獎,時年已是87歲。可見,審者對論文價值的評價,具有時空意義上的有限性。

      2.實驗的是否可信性

      實驗,是科學研究的重要組成部分。實驗是提出和驗證新理論的依據。因此,論文的實驗部分必須清楚詳細地說明實驗設備的型號、規格、性能,實驗的方法、過程以及結果。審者可以通過對實驗部分的分析考察,來判斷新理論是否成立。問題是,在通常情況下,審者是不會親赴實驗現場進行實地觀察的。他只能根據論文所提供的實驗過程和數據,來判斷論文的理論價值。如果論文所提供的實驗數據是可靠的,則審者可以對論文做出趨向正確的判斷,而一旦論文未能詳細提供實驗情況,甚至故意偽造實驗數據,則審者就很難對論文價值做出正確的判斷了。例如,在轟動一時的“巴爾的摩(Baltimore)事件,中,MIT癌癥研究中心的博士后MargotDToole正是在重點審閱了與巴爾的摩等人所寫論文有關的17頁實驗記錄后,發現一些關鍵性實驗從未做過,有些雖然做過,卻并未獲得文章中所寫的結果,從而徹底否定了巴爾的摩等人的論文。

      3.非理性因素

      科學論文的評審過程,是一個理性因素與非理性因素相互交織、滲透的過程。一方面,審者要運用理性思維,以自身的學識為基礎,對論文進行科學的考察;而另一方面,又會自覺不自覺地滲入個人感情、門派觀念等非理性因素,從而使論文評審的客觀性受到影響。這種影響,有時甚至是十分嚴重的。例如,年輕的法國數學家伽羅瓦發現,每個代數方程必有反映其特性的置換群存在,從而解決了多年不能解決的用根式解代數方程的可能性的判斷問題,創造了“伽羅瓦理論”,莫定了群論的基礎。然而,這一理論卻屢遭權威們包括柯西、泊松的冷落。伽羅瓦在致法國科學院院長的信中指出,對于一般方程的根式求解問題,“委員會預先就決定,我對這個問題無能為力。第一,因為我叫做伽羅瓦;第二,因為我是個大學生。于是我的研究報告被埋沒在委員會里。”直到伽羅瓦死后14年,他的成果才由劉-維爾向數學界推薦,得到承認。不僅象伽羅瓦這樣的“小人物”受到冷落,就連牛頓這樣的科學巨匠,其理論在確立過程中也要受到強大的阻力。牛頓的《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出版后,立即在笛卡爾哲學占統治地位的歐洲遭到非難,其中的天體力學部分以蔑視上帝的職能為由而被指控為異端邪說。牛頓根據萬有引力定律預言,地球在兩極呈扁平形狀。法國著名科學家莫培督(Mauperutis)率領探測隊,經過精確測量,證明了牛頓這一預言是正確的,但是由于門戶之見,仍然遭到笛卡爾學派的非議與否定,由此可見,在科學論文價值的評審中,審者的非理性因素是不可忽視的。

      4.非邏輯思維

      科學論文的理論表述是邏輯性的,但是其創造的起點(或稱源泉)卻往往是非邏輯性的。愛因斯坦說:“嚴格地說,想象力是科學研究中的實在因素。我相信直覺和靈感。”邏輯思維是科學創造的基礎,非邏輯思維則是科學創造的關鍵。例如,愛因斯坦在意識到狹義相對論不能解決慣性與重量或者說與引力場能、量之間的相互關系后,長時間陷于迷茫與苦惱之中,只是在一個偶然的瞬間,他突然想到,假設一個人做自由落體運動時,他決不會感到自身的重量。這便是他創立引力論的靈感,由此導致了廣義相對論的創立。科學論文所闡述的理論,往往是在某種非邏輯思維的激發、碰撞下完成的,只有作者本人才對這一理論的創造過程有深刻地體驗,而審者卻是以通常的邏輯思維來對其進行審查的,因此二者之間存在著思維方式上的差別,這便會導致審者對論文學術價值認識上的有限性。

      綜上所述,對科學論文的學術價值評審,必不可免地要受到各種影響因素的限制。坦白地說,要對一篇尚未發表、有待證實的科學論文作出淮確、全面的估價是非常困難、甚至是不可能的。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