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位論文“再發表”的法理解析


      2015年11月13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我國研究生招生規模逐年增加,目前已近60萬之眾,與此同時,每年研究生學位論文數量也與日俱增。由于我國特殊的科研體制,研究生學位論文只是為獲取學位而提交,并不能作為科研成果納入科研考核體系指標系統,目前各單位科研考核只承認紙質出版物,為了評職、晉級和科研考核的需要,研究生具有將學位論文析出后再發表的沖動。因此,各期刊編輯收到的學位析出論文都有相當數量。當前各期刊社都已普及使用了學術不端檢測系統(AMLC),只要學位論文已在先被相關數據庫收錄,通過查重機制進行比對很容易就知道來稿為學位論文析出文章。對于此類文稿能否刊登,刊登后是否造成著作權糾紛,是廣大編輯感到極為困惑的事情。近兩年關于此類現象的研究受到一定程度的關注,筆者以“學位論文再發表”為關鍵詞在知網搜索,相關研究論文就達十數篇。但通觀現有研究成果,多有將學位論文和其析出文章混為一談,從而將學位論文的著作權與析出文章的著作權相混淆,且援引某些著作權如發表權存在誤讀誤用,將簡單之問題復雜化,使大家感到無所適從、難以決斷的問題。筆者認為,研究學位論文再發表應從誰是著作權主體,析出文章是否是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其發表是否符合著作權法相關規定以及具有發表價值等方面綜合考量。

      一、我的地盤我做主

      學位論文是指學位申請者為獲取某種學位而提交的以證明其學術水平和研究能力的報告。而學位論文再發表,則是指將基于學位論文而撰寫的一篇或多篇學術論文(以下簡稱“學位析出論文”)投向期刊發表。其一般的做法是研究生(博士或碩士)在學位論文答辯通過后將其中最有價值的內容按照學術論文格式整理后用于期刊紙質出版,以此作為科研業績材料。

      按照“先授權、后使用“的原則,明確不同情形下學位析出論文的著作權歸屬,是取得合法授權的前提條件。由于學位析出論文發軔于學位論文,和學位論文具有特殊的承繼性關系,在討論學位析出論文再發表的合法性之前,我們必須先弄清楚學位論文的著作權歸屬,即誰才是真正的著作權主體。根據現有的學位論文授權模式,學位論文的歸屬主要有以下三種情形:

      一是將學位論文視為職務作品歸屬于學校或科研單位。其理由是學生所完成的學位論文主要是依托學校的儀器設備、器材、圖書資料等物質技術條件,為完成學業規定的任務而創作完成的。根據教育部1999年《高等學校知識產權保護管理規定》第九條:“為完成高等學校的工作任務所創造的作品是職務作品,除第一條規定情況外,著作權由完成者享有。高等學校在其業務范圍內對職務作品享有優先使用權。作品完成二年內,未經高等學校同意,作者不得許可第三人以與高等學校相同的方式使用該作品。”

      二是由學生和導師共同擁有。導師在學生寫作學位論文的過程中提供了切實有效的指導和幫助,付出了心血,甚至進行了大量修改,提出了進一步優化的建議,因此理應成為著作權主體之一。另外學生發表一般學術論文將導師列為合作作者也是學界通行的規則。

      三是歸學生擁有。著作權屬于作者,學位論文是由學生創作的,如無相反證明,在作品上署名的視為作者,只有學生本人才是學位論文唯一合法的主體。

      對于學位論文著作權的歸屬,筆者完全認同第三種情形,即著作權由學生個人擁有。所謂的職務作品,是指“公民為完成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工作任務所創作的作品”,學生并非單位的在編職員,其與單位存在的只是一種合同關系,雖然學生利用了單位的物質技術條件,但學生是支付了費用(學費)作為對價的,并非無償使用,在這種經濟關系下,版權歸屬于學校的學位論文不完全等同于著作權法規定的職務作品。在學生寫作論文的過程中,導師確實給予了建設性的指導意見,付出了勞動,但這只是輔助性質的工作,并未實質性地參與創作,況且教書育人本是教師的職責和義務所系,執行的是一種公權力,不能視為具有與學生具有創作的合意。2008年5月河南省高院審理的“河南十大知識產權保護典型案例”之一就是涉及高校學生學位論文著作權歸屬的,該案終審意見認為碩士學位論文的著作權歸學生元某單獨所有,導師丁某雖是學生的輔導老師但對學生論文不享有著作權,不構成學位論文的合作作者。為了表示對導師的尊重和感謝,可以在文中適當位置附注表示感謝的話。這樣看來,當今教育界流行的將導師列為學生論文合作作者的“潛規則”該改一改了。創作是產生著作權的源泉,著作權這一民事權利是基于完成創作這一事實而依法自動產生,所以著作權屬于創作作品的作者是著作權歸屬的基本原則,從這個意義上講,學生擁有自己撰寫的學位論文的著作權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這里我們暫且避開“誰是學位論文的適格主體”這個問題不談,就從現今并存的三種著作權歸屬現實出發來考查學位論文的后續使用問題。對于將學位論文作為職務作品歸屬于學位授予單位來說,單位只有業務范圍內的兩年優先使用權,兩年后作者仍可用作它途;作為與導師共有的合作作品,根據《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九條,合作作品可以通過協商一致行使著作權,如無正當理由,任何一方不得阻止他方正常行駛;至于學生自由行使擁有完全知識產權的學位論文那更是毫無疑義。2007年以來發生一系列碩博士狀告商業數據庫擅自收錄其學位論文的侵權訴訟案件后,各學位授予單位都加強了與學生就學位論文的著作權轉授權的協議簽訂工作,要求學生在學位論文前面的版權頁聲明中同意授予學校基于教學、科研和收藏之需將學位論文的全部或部分內容編入有關數據庫進行檢索,可以采用影印、縮印或掃描等復制手段保存和匯編本學位論文。這種授權模式只是表明單位可以依作者的授權行使著作權中的一部分財產權利,并不是限制作者可以使用同樣的權利,學生仍是學位論文的作者這一主體地位并未因此改變,反過來說學生可以依法收回這些權利由自己親自行使,即其并不影響到作者對學位論文的再授權利用。因而無論是哪一種著作權歸屬狀態,只要合法依規,符合當事人意思自治和契約優先的原則,學生完全有權主張自己學位論文的著作權利,不存在其他障礙因素。

      二、重復發表否定之否定

      反對學位論文再發表的一個主要支撐論點認為,作品一經媒體向不特定的人公開就構成了發表,發表權只能行使一次,即一次用盡原則,因而否定作品重復發表(再次發表、一稿多發)的合法性。該論點也被一些反對一稿多發的學者廣泛使用,似乎很有說服力。筆者認為,這是混淆了發表權與財產權的區別,屬于張冠李戴。一方面說發表權只能行使一次,一方面又將作品二次使用冠之以“重復發表”,本身就是語言邏輯表述上的悖論。既然發表權只能行使一次,那么“重復發表”之說就是一個客觀上不存在的偽命題。這其中一定存在概念的誤用。揭開所謂重復發表的面紗,事實真相是,作品第一次向泛眾公開的行為可以稱為發表,是作者對作品著作權的宣示,為作品的后續利用提供前置條件,如轉載、合理使用等須是已發表的作品,作品通過不同媒體再次“公開”實質上是作品的再出版或再利用,是在行使除發表權之外的名譽權(擴大社會影響)和著作財產收益權。日常社會經濟生活中,公民將私有財產多次處分以獲取收益是財產利用的一種基本形式。

      知識產權不同于一般物權就在于智力成果的“可復制性”,并不單一依賴于特定的載體存在,即一件作品能夠同時在不同的載體上做相同的使用而互不沖突;如果需要,知識產權作為一種財產,其收益可以在相同或不同的地方反復多次獲得,使用者僅獲得作品的非專有使用權不能禁止他人再次同樣使用,此二者(復制性+非專有性)結合構成了“重復發表”的充要條件。將一稿多發視為“學術不端”凸顯的是業界面對作者合法的權利入侵無力抵擋的無奈以及希望行政權力予以干預的內在訴求。針對傳媒的呼聲,新修訂的《著作權法(草案)》作出了積極回應,其第47條開出的良方即是“報刊社對其刊登的作品根據作者的授權享有專有出版權”。專有出版合同是報刊社以合法的合同權利對抗著作權人合法的一稿多發權力的有力武器,其目的在于通過約定賦予報刊社獨占性使用作品權利,反過來說,非專有許可使用權不能排斥其他報刊以同樣的方式使用作品,由此推論,一稿多發是合法之行為。全面絕對地禁止重復發表,既有違知識產權制度的內在本質屬性,也與出版傳媒界當前的實際情況不符。難道一個人說過的話就不能再重復?如果是這樣,那么報刊的全文轉載、圖書的再版、網絡出版之后再紙質出版(圖書出版社經常這樣干)、作品的再匯編以及合理使用、法定許可制度等等都是“違法”的行為,這顯然是荒謬的!

      從國際視野來看,全世界各國的著作權法從根本上都不反對并支持優秀作品的一稿多發。作者作品有權一稿多發,這是著作權較長時期保護制度和繼承權制度產生的前提條件和法律基礎,這一制度又強化了著作權法鼓勵優秀作品一稿多發的根本立法宗旨。現代著作權法勵進著作權人最大限度地利用著作權實現權益。

      學術界對于一稿多發的擔憂來自于這樣的一種預設:即存在某些個“不良作者”將同一作品發表在不同的刊物上,一則浪費了寶貴的出版資源,二則將其作為多次科研成果提交撈取榮譽和地位,助長了科研不誠信風氣。目前科技期刊基本上為公益性出版物,在版面僧多粥少的窘境下,一稿多發占用稀缺資源確乎有點“不像話”,學人都有同感。但這是屬于對權力濫用的規制問題,擁有某種權利和權利的正當行使是兩回事。作者有一稿多發的權利,期刊也有拒絕刊登的自由,這完全取決于雙方的需要和合意。期刊有權對一稿多發作出不予錄用的決定,這是基于傳播價值層面的判斷,而非是基于著作權權能的法律層面的屬性判斷。學術期刊只關心評價機構的評價,不大顧及市場的反響,一般來說各期刊在稿約中都有反對一稿多發(投)的聲明,這是期刊社出于自身利益的考慮(如后發期刊發表相同的文稿不被評價機構認可,在計算影響因子時會被剔除,從而影響期刊的聲譽)而對作者私權利過度擴張濫用的一種抵制或者說是平衡作者利益和公眾利益的一種調和方式,屬于談判和協調機制所要解決的問題。期刊社如果認為需要,可以通過與作者簽訂作品專有使用權許可協議,從而排斥其他期刊再發表同一作品。“權利自由的邊界止于他人的權利”,這是利益相關方博弈后取得的共識,是屬于契約關系調整的范疇,完全符合約定優先的經濟合同原則,以利于將權利限定在正確的軌道上行使,但不能由此從根本上否定作者一稿多發的法律賦權。另一個不爭的事實是,文藝作品的受眾廣泛,能滿足不同人群普遍的需求,可以在報刊之間、數字媒體與紙質媒體、雜志與圖書之間交叉使用,極大地滿足了不同讀者的精神文化需求,也為出版單位和作者帶來了豐厚的回報,產生了多贏的效果,也從一個側面印證了重復發表或一稿多發的合理訴求。文化體制改革之后,出版機制將進行市場化運作,這種充分挖掘作品市場價值的重復使用將會越來越普遍。關于科研成果重復認定的問題,孫凡教授研究認為,有些人為了評職稱、評獎或者申報科研項目,為增加論文數量,將一些“略有不同”的文章作為學術成果送去參加評審,由于評審制度的監督約束機制和評審人員的嚴格審查把關,這些文章要被認定為多項學術成果幾乎是不可能的,更別說同一論文了,其實作者一稿多發的主要目的在于獲取更多財產收益。

      三、身份不同,地位不一樣

      學位析出論文發軔于學位論文,其是否構成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立作品需要從析出論文本身的形式和內容來具體考察。從析出論文的形式來看,大致有兩種情況:

      一是高度重合。這類析出論文主要是原文照錄學位論文某個部分,然后“穿靴戴帽”,即在文章前后添加上摘要、關鍵詞、參考文獻后投給期刊社。對于這類文稿,由于其重合率檢測非常高,部分文章甚至達到80%以上,有的學者憑此認為這是一種“自我剽竊”或“自我抄襲”;有的則持不同觀點,《著作權法》第47條所指稱的剽竊是指將“他人”的作品據為己有,而析出文章源自于自己的原創性的學位論文,哪有自己偷竊自己財物的道理,這在法理和邏輯上是說不通的。2010年《高等學校科學技術規范指南》中“對首次發表的內容充實了50%或以上數據的學術論文,可以再次發表。但要引用上次發表的論文,并向期刊編輯部作出說明”的規定可以作為編輯對此類稿件的取舍依據。但筆者認為,作為一篇嚴謹的學術論文,除了規范性和原創性等要素外,最主要的還是要看其創新性或創造性。所謂論文的創新性,或有新的觀點,或有新的材料和論據,或有全新的論證視角和過程,或得出了新的結論之謂。此類文章并不符合以上創新性的特征,如果其內容來自其他作者書稿,當屬抄襲無疑。我們不說這是“自我剽竊”行為,但將析出文章作為一部獨立的新作品來說,其重合部分構成了實質部分或主要部分,至少是超出了合理使用的限度。它與上節所論述的同一作品的重復發表行為具有實質性的不同,是作為一部“新”作品來對待的,可以看作是學位論文的影子作品,或者說是克隆的作品。如果刊發此類稿件,無疑是助長了投機取巧、不思進取、因循守舊、走捷徑的研究行為,所以對這類來稿還是采取審慎的態度以退稿為宜。

      二是改寫修訂。這類文稿雖然來源于學位論文,但是采取了全新的表達方式,即改寫。根據著作權法“思想與表達二分法”原則,著作權只保護作品的表達,而不延及思想和材料,即思想不能壟斷,這是知識產權法長期實踐中提煉的原則。著作權法只強調作品的獨創性,與作品所體現的思想新穎性無關,對于同一思想或主題,可以采取不同的表達方式來體現,不同的作者或作品可以分別獲得各自獨立的著作權,任何著作權實際上是就特定思想的特定表達所享有的專有權利。也許有人會疑惑這樣的法則會給變相抄襲者留有后門,但相較于保護思想而不保護表達,前者的危害更大;如果連思想和表達一起保護,則創作活動就基本會停止,所謂學術自由之精神也就根本無從談起。況且“改寫”也并非易事,它需要對語言進一步優化,對原有的錯誤加以修訂,對論證結構進行完善和調整,甚至補充進新的材料,決非簡單的“抄襲”和雷同。否則,要成為得到大家認可的一部新作品也是較為困難的。對于此類文章,它是符合著作權法所稱的作品是沒有疑義的,只要其內容具有科學和藝術價值就可以刊發。筆者認為,改寫作品應歸屬于改編作品一類,是作者自己授權自己對學位論文進行改編,例如將專業性的科技文章改寫成適合大眾化閱讀的科普作品,這也是屬于《著作權法》第12條所明示受到保護的一類作品。

      學位析出論文雖然脫胎于學位論文,但它又是一部全新的作品,具有與學位論文完全不同的價值形態。考量學位析出論文能否在期刊再發表的問題,要從學位析出論文本身是否符合著作權法所定義的作品內涵,有無侵犯其他著作權主體的權益,內容是否具有科學價值,形式是否符合期刊論文格式規范,汲汲糾纏于它與學位論文的淵源關系并無太大的實際意義。總之,以知識產權法為依托,以稿件本身質量為核心,符合期刊的辦刊宗旨和定位,刊發后能夠產生巨大的社會效益,同時提高所發期刊的經濟效益和社會聲譽,這就是最根本的取舍稿件的判斷標準。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