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論文寫作的三項忌諱


      2016年01月1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在把握方向的基礎上,在具體寫作過程中,學術論文還有“三個避免”或者說“三項忌諱”,這直接關系到論文質量的高低。

      一是論文選題過大過寬。

      每屆學術討論會的論文題目僅僅是參考性的,有的題目可以做一篇碩士論文乃至是博士論文,有的甚至能夠匯集成書。作為基層法院、中級法院的法官,知識的占有面相對比較窄,有時在資料占有上也不同程度地存在困難。對于研究室工作人員來說,研究室的職能是多方面的,即使是研究室的調研工作本身也有諸多的子項目,可以說,撰寫學術論文僅僅是這些重點工作中的一小部分,不可能全天候、長時間地來做這項工作;對于從事審判工作的一線法官來說,處境相對更為艱難,法官們的主業是審判,調研在一定意義上多少有些副業的味道。現實中,一個一線法官可以不搞調研,但決不允許一個一線法官放棄審判工作,因此,在時間占有上,一線法官從事調研的時間更少。而題目過大、過寬,則意味著需要更廣泛的資料、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去投入,而且對于長期從事審判實踐的法官來說很難駕馭,要盡可能少地選擇這類論題。

      二是論文理論色彩過于濃厚,與實務結合不足。

      雖然說學術論文的著重點之一是“學術”,缺乏理論支撐是難以稱得上“學術”二字的,但是不等于單純的羅列、堆積理論與觀點,這在一定層面上不過是理論匯編、資料匯編,類似于法律、法規匯編,連法典編纂也算不上,缺乏著作權的實質要件;最為關鍵的是,法院屬于實務部門,無法與高校教授、專家在理論研究方面相提并論,因為理論研究是他們的長項。從理論到理論不是法院法官們在寫作時要追求的方向,所謂“術業有專攻”,我們應當找準專家、學者所不具有的內容———審判實踐中發生的、在自己身邊出現的一些事情,這樣我們就可以在一定層面上實現與專家、學者的平等對話,也有利于法律人之間的橫向交流。我們應選取身邊發生的事情,汲取專家、學者理論研究的營養,從實踐中探求理論根源,再用理論去指導審判實踐,來源于實踐,升華后再進一步用于實踐。

      三是論文缺乏創新以至于人云亦云。

      我們正在向著“創新型”國家邁進,現在各行各業都鼓勵、倡導創新,但創新談何容易。一般說,論文的創新主要有以下幾種:一是前無古人的創新,這是開創新的理論領域的,實現這種創新是非常困難的;二是就空白處創新或者說是填補漏洞的創新,這是審判實踐中經常遇到的情形。法官在裁判案件時,尤其是面對疑難、復雜、重大的案件,對癥下藥,提出解決方案,如果能夠將這一過程完整地描述出來并加以整理、歸納,就是一種帶有創新色彩的好文章;三是提煉已有的做法并將之上升到理論高度的創新,這也是我們實踐中經常做的。其實,創新的首要問題就是要有自己的獨到的見解,也許某一觀點屬于非主流觀點———并非意味著與主流價值觀相沖突的偏激、狹隘理論,更大意義上在于與法院的主體身份與性質相吻合的某一方面的新見解———但只要能夠發表自己的意見,并且能夠自圓其說,就是一篇質量上乘的文章。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