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著作權法是如何關注“一稿多投”行為呢?


      2016年07月12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從法理上看,著作權法對于“一稿多投”行為始終是給予了高度的重視,并制定了包括解決“一稿多投”行為的有關法律條款,為著作權人和報社、期刊社處理此問題提供了多種選擇,以及雙方維護合法權益的法律依據。

      對于科學出版而言,如何將治理“一稿多投”行為納入科學出版的法治建設,唯一的辦法是科學出版者和著作權人簽訂“論文專有許可使用合同”或者“版權轉讓合同”或者“格式合同”,雙方信守合同,從而獲得維護合法權益的法律依據。下面根據有關法律條款進一步闡述。

      1.法律賦予著作權人和報社、期刊社(以下簡稱雙方)公平、公正、公開和透明的自主權利。

      著作權法第三十二條第一款明確規定,“著作權人向報社、期刊社投稿的,自稿件發出之日起十五日內未受到報社通知決定刊登的,或者自稿件發出之日起三十日內未受到期刊社通知決定刊登的,可以將同一作品向其他報社、期刊社投稿。雙方另有約定的除外”。

      細致解讀這款法律條文,它包含了以下五層內涵:

      (1)給予了雙方公平、公正、公開和透明的自主權,即著作權人有投稿的自由,報社、期刊社有選擇、審查和刊登的自由。

      (2)當雙方的自由權利在稿件取舍時,必須尋求合理的協調和權利平衡,即當雙方的自由權利發生相碰時,法律上互相必須有所制約,在這里雙方并沒有正式簽訂書面合同,但事實上是確定了雙方形成的著作權許可使用合同法律關系。根據文獻報刊發表作品,僅獲得非專有出版權”,因而屬于非專有使用授權的要約行為。

      (3)要約的具體體現為“十五日內”或“三十日內”的時間限制,這是國家法定雙方承諾的期限。在此期限內,法律要求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都要誠信守法,這既是對報社、期刊社的法定制約,要求尊重知識,尊重人才,盡職盡責地承擔起稿件審查任務,及時將審查結果通知著作權人,也是對著作權人專有權利的一種非專有使用授權的合理限制,反對著作權人在國家法律要約報社、期刊社的法定承諾期限內進行“一稿多投”,這便是國家法律要約的核心所在。

      但這個國家法定承諾期限,對于我國大多數科學出版而言,從學術審查上一般是難于斷然通知決定是否刊登的明確決斷,因而科學出版者往往在征稿簡則中自己單方面另行約定一個期限,然而這種單方面約定,一般是不滿足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中所稱要約必須具備締結合同的條件,因而不具有法律約束力。因為要約作為一個法律概念具有三個特征:第一、要約的對象;第二、要約的約束力,即要約一經受要約人的承諾,合同即告成立,要約人就必須受其約束;第三、要約的內容,內容應當“十分確定”作為一項有效要約的必要條件,其具體程度應達到承諾人只需回答“同意”二字合同即可成立的地步,即要約的內容應具備締結合同的條件,內容如果不能滿足該條件的,應認定為要約邀請,就不稱其為要約,合同就不能成立。

      (4)在法定承諾期限之后,雙方都可自由行使權利。

      (5)雙方另有約定的除外。這是一種法律提醒,對于雙方而言,具有積極的引導和警世作用,尤其是對于學術性期刊,更是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這包含兩層內涵:一層是雙方另行約定承諾期限[請注意:是雙方通過協商同意的約定而不是單方行為];另一層也是最重要的一層,就是雙方正式簽訂書面合同。這在第4節和第5節中將進一步闡述。

      若雙方僅關注前四層內涵,默認沒有正式簽訂書面合同,滿足非專有使用授權和要約意向,這個致命弱點使其法律約束力十分脆弱,也非常靠不住,違規了無法無合同可依,也不能制止著作權人可能發生的“一稿多投”的行為。

      也許有人會講,《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三條明確規定:“使用他人作品應當同著作權人簽訂許可使用合同,許可使用的權利是專有使用權的,應當采取書面形式,但是報社、期刊社刊登作品除外”。

      這里不妨簡單回顧和分析一下著作權歷史和現實,也許有助于我們理解法律制定者制定上述條款的初衷。著作權是隨著印刷術的發明及廣泛使用而產生的,著作權保護應是隨著印刷術的發展而產生。

      圖書出版者為保證出版的圖書在投入和產出上,獲取最大的社會效益和經濟利益,圖書出版者要求同著作權人簽訂許可使用合同的歷史淵源由來已然。

      我國著作權法正是繼承了這個優良傳統,在著作權法第二十九條中規定,“圖書出版者出版圖書應當和著作權人簽訂出版合同,并支付報酬”;第三十條規定,“圖書出版者對著作權人交付出版的作品,按照合同約定享有的專有出版權受法律保護,他人不得出版該作品”。這種“格式合同”是著作權法律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版權行政管理部門轉變職能的迫切需要,是著作權人切實行使權利、使用人便利使用作品的重要保障。

      這里講到的“專有出版權”,人們必須清楚三點:(1)專有出版權是屬于著作權人的;(2)不是出版者享有的一項法定的專有權利;(3)它僅僅是出版者要求從著作權人處依據書面合同取得的權利,因而是有前提條件的,即只有在雙方簽訂書面出版合同,著作權人才授予了圖書出版者專有出版權。

      2.為什么著作權法沒有明文規定將專有出版權授予報社、期刊社呢?

      前因是報社、期刊社具有知識信息傳遞快捷及時、周期短、時效性強、效率高、集成組合、連續等特點,更主要的是我國報社、期刊社自身存在不同層次、不同定位差異,加之我國期刊界法治意識和理念淡漠,要求著作權人授予專有出版權不如圖書出版者那樣都十分強烈。另外,著作權人的出版權(復制權和發行權)授予報社、期刊社也并非都必須是專有的,雙方可以自由選擇是否為專有出版權。

      這導致在著作權法條款中沒有像圖書出版者那樣,一概而論的明文規定報社、期刊社享有專有出版權,故在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三條中特別寫明簽訂許可使用合同,“報社、期刊社刊登作品除外”。在這種現實國情和法律框架下,報社、期刊社只享有非專有出版權,授予報社、期刊社專有出版權缺乏法律依據。

      這從邏輯上講,它同著作權法第二十四條至第三十條、第三十二條、第四十七條第一款第(二)項和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三十條等條款的規定并不矛盾。但任何事情都有其兩面性。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二十三條中特別寫明的這個“除外”,對于科學出版而言,恰恰是一把雙刃劍。它既可保護自己也可傷及自己。

      文獻指出:“報刊發表作品,僅獲得非專有出版權,只有著作權人有權聲明不得轉載、摘編和授權刊登此類聲明。因此,未經著作權人授權,報刊刊登對其發表的作品享有專有出版權的啟事,不符合著作權法的規定”。因而報社、期刊社,既不能援引這一法律條款作為自己制止著作權人“一稿多投”行為的法律護身符和擋箭牌,又不能援引它為自己使用他人作品,不經著作權人許可,就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的法律依據。

      況且,著作權法沒有授予報社、期刊社專有出版權,報社、期刊社是不能隨便聲明其對所發表的作品享有專有出版權。允許或不允許其他報刊和(或)網站轉載某篇文章,僅僅是著作權人才有權發表的一種聲明,報社、期刊社沒有這項權利。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