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bject id="chinn"></object>

<th id="chinn"></th>
<nav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nav>

    1. <th id="chinn"><video id="chinn"><span id="chinn"></span></video></th>
      品牌升級,查看新版
      4000-058-056
      品牌全面升級,論文檢測進入“PaperRight”時代!

      “學術論文”寫作技法內視


      2016年09月28日 | 作者: paperrater | 分類: 行業動態 | 來源:PaperRater論文檢測系統

      目前,寫“學術論文”的人越來越多,但寫得真正讓人叫好的卻不多見,原因何在?除卻那些為“晉職”而“逼迫”自己寫的人之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人們很少想一想“如何寫得好”的問題。作為從事審閱“學術論文”工作2”年的學報人來講,僅就有關問題談點拙見,以就教于各位行家。

      “學術論文”寫作的前提就是“有得寫”,亦即作者是否真正具備一定的學術成績、學術見解或學術建樹。當然,也許有人說:“我并無你說的那個-前提.,照樣托-關系.在大牌報刊上發稿,晉上職稱了。”我們認為,那是另一個問題,不在本文討論的范圍。在當今出版界,各式各樣的文章汗牛充棟。如果“人云亦云”,那么則有“文抄公”的嫌疑;假若有人認為,“天下文章轉著抄”,錯矣。照此說來,還要自己的大腦做什么?在物欲橫流、“金錢至上”的喧囂中,保持人格的獨立,用自己的頭腦思考,用自己的心說真話,變得尤為重要。這體現在學術上,就是一種學術的真誠。要想學術上有一定的建樹必須學有專攻,埋頭鉆研,確有所獲。如果不曾在學術的“苦”海里拼命遨游過,那么是不會獲得獨具特色的“學術論文”的發表之樂的。所以,苦學、苦鉆,是“有得寫”的首要內涵。

      當然,“苦學”、“苦鉆”并不一定會變成學術專家。因為,有的人學習過了,卻變得只會“吊書袋”,而沒有獨特的發現問世。要想有所發現有所創造,就必須在做學問中有求新、求異的思維方式,在思路上打破常規,做到“異軍突起”。當然,“求新”、“求異”并非“胡說八道”,而是善于發現新問題,總結新規律,得出新的正確結論,并且必須經得住實踐的檢驗。

      具備了“有得寫”的前提,接著就出現了“如何寫”的問題。

      1.發“功”運“氣”,表明見解。

      這個“見解”不是臨時杜撰的,而是成竹在胸、呼之欲出的新發現、新成果、新見地。在社會科學的“學術論文”中,一般是開宗明義、開門見山地挑明觀點,然后通過論析過程達到言之有物、言之有理的目的。如果此法稱做“先果后因”,那么,從具體例證開始,逐步推出論點,則可稱為“先因后果”了。無論用哪種方式都不能含糊其辭、游移論點,要讓論點這條主軸貫穿始終。同樣,在自然科學論文中,就思路而言,無論是立論,還是駁論,也不外乎先發表成果,而后公布推導過程,或先提出問題,然后經推導論證得出新結論、新定理、新定論。一般來講,整個文章的思路肇始正是從“表明見解”起步的,寫文章實際上就如同一個“苦練內功”的過程,而落筆的步驟,正像運“氣”發“功”的啟動機理。如果沒有這第一步便不會有后面的第二步、第三步,,,也便不會達到理想目標。

      2.陳(論)述理由,“一氣呵成”。

      有許多《寫作教程》在教學生如何寫作“學術論文”時,講很多原理、方法,但學生還是弄不懂“咋個寫法”,“啥叫論證過程”。其實,搞寫作教學,不是“擺花架子”,關鍵在于實實在在地把真本事)))能力教給學生,并設身處地讓學生把這種能力化為自身有機的一部分,像從自己“血管里流出來”的一樣自然堅實。比如,我們的論文寫作教程在講“主題”一節時,講來講去學生也未弄明白“這主題在哪兒”,望而生畏。其實,“主題”就是要表達的“意思”,是個啥“意思”就如實寫來。可見,論文“寫作教程”必須改革。我們認為,表明見解之后,“陳(論)述理由”,是那么自然協調。至于如何“陳(論)述理由”,則是個方法問題了。對于初學者,可以教他們先列一個自己要陳(論)述理由的提綱,以能夠說服人為準則。然后逐一娓娓寫來,言之有理,文以成型。多練便可達到“下筆不愁”的效果,進而躍躍欲試,變得“樂意”寫論文了。“一氣呵成倍增長”的本領由是而來。

      在論文寫作中,就“論述過程”這一主要環節,要使學生的寫作水平能向高標準提升,必須抓住“文氣”這個“綱”不放,“綱舉目張”。

      所謂“文氣”,指文章的內在“氣質”。第一,浩然正氣統領全篇;第二,理直氣壯,文辭暢達,一氣呵成。其實,早在1700多年前,魏文帝曹丕就曾著述:“文以氣為主,氣之清濁有體,不可力強而致。”并指出:“徐干時有齊氣”,“孔融體氣高妙”(《典論—論文》)。并在《與此無關吳質書》中說:“公干(劉楨)有逸氣,但未遒耳。”關于“文氣”,由于長時間以來的研究一直把它當成“風格”看待,覺得“形式”的東西多一些,故此不甚重視,以至于影響了包括對論文寫作規律的深入認識。但實際上細細品味,結合寫作實踐,并以發展的眼光去分析,則不如是簡單了。讓我們來看,對“文氣”的研究、強調至劉勰有了進一步的深化,“思想”的份量加重了一些。劉勰在《文心雕龍》中強調:“情與氣偕,辭共體并。文明以健,璋乃聘。蔚彼風力,嚴此骨鯁。才鋒峻立,符采克炳”(《文心—風骨》)。結合劉勰在《文心—情采》中批評“為文造情”,力倡“志思蓄憤”、“為情造文”來看,古人所言為文之“氣”,是包括文章“內涵”質量指向的,否則便不能為有“氣”之本。

      隨著社會的進步、時代的巨變、科學的發展,今人寫文章無論內容是社會科學還是自然科學,都必須是胸懷浩然正氣,“我養我浩然正氣,至大至剛”,人文的份量是不可減輕的。這包括兩方面,一是我們的文章都是為人類的文明進步、為社會的發展而寫的,不是為個人“揚名顯親”而述作。或大或小,一滴水可以窺見大海。胸無正氣,正不壓邪,則無以成文。抑或成文,亦為暖昧之味。正氣凜然,則文章氣貫長虹,坦蕩光明;又如大兵壓境,無堅不摧。二是正氣統領的文章,論據充分,剖表析里,一一道來,披荊斬棘,攻城奪隘,一氣呵成。這樣的范文實例,不勝枚舉。不僅社會科學方面的優秀論文如此,同樣道理,我們拜讀那些自然科學界的力作時,也常常被那大量的充足的數據(論據)、嚴密邏輯性所折服。那咄咄逼人的“如果,,那么”,“由此,,則得”,“,,當且僅當”,層層剝析,銳意進取,讓人感到科學研究、發現的偉大震撼力。每一次對原理、定理、定律的校正補充,哪怕是微小的新發現,都令人飲佩不已。那是一股科學的勇氣。可見,自然科學論文的寫作,也有一個“文氣”的問題。

      所以,我們的論文“寫作教程”不能再陳陳相因地照搬西方那一套了。要從中國的優秀的傳統文化中挖掘有益的精華,闖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論文寫作之路,不能再人云亦云、本末倒置了。我們應深入地研究“文氣”問題,并有效地用于“教程”之中,指導中國的學生學會怎樣寫好中國特色的學術論文。因為,“只有是民族的,才能是世界的”。

      3.“氣沉丹田”,自“圓”其說。

      如果說文章的起步如同“發-功.運-氣.”,論證過程好像“苦練內功,一氣呵成”,那么,文章的結束部分,則如同一次練功收束,“氣沉丹田”,自“圓”其說。“文氣”在文章的“結構體”中是一股“圓”的回流,亦即無“漏洞”。所以,“學術論文”的寫作不要隨隨便便地草擬個“結尾”。這樣的“結尾”由于不緊密,很可能會變成“泄氣孔”,破壞了文章的完整美,使文章有“癟氣”之感。一般講,“結尾”處,可歸納全文,推出結論;可照應開頭,收攏全文;可簡述要點,強調觀點的可靠性,,。但無論哪種寫法,都要以這個“結尾”必須十分“有用”為原則。如果論證部分已理由陳(論)述得十足,那就沒有必要再“安裝”上一個所謂的“尾巴”了。即使必須寫一、二句“尾語”,也一定要簡潔、利落。寫作實踐證明,“文氣”的形成是一個需要從學識、品德、技巧多方面培養的過程。無論這個“過程”多么艱難,都值得我們以此為《寫作教程》改革的突破點。

      caoporn超碰97免费人妻